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4期 - page 572

572
歐美研究
總體來說,目前關於食品安全的治理現象非常有趣。一方面,
越來越多國家擔憂自己的食品供應鏈受到惡意汙染行為的攻擊,尤
其是來自恐怖分子或組織。但另一方面,卻少有國家的食安治理機
制有能力控管惡意汙染事件的威脅,使其被限制在可容許風險
(
acceptable
risk
) 的範圍內
8
若要克服此問題,強化對食品供應鏈
的查驗與管理當然是必要之舉,但這只是對於進口食品或是食品還
屬於未達消費者可取得之階段 (前五個階段) 能發揮效果。倘若惡
意汙染的著手時點是在食品已經被銷售人員上架後,災難性後果根
本就防不勝防。學者
Robert G. Dalziel
的研究間接證實了此觀點,
高達
98
%的惡意汙染事件都是發生在食品供應鏈的「下游」,也就
是距離消費者較近的階段 (
Dalziel,
2009
)。
不過,下游階段存在高比率的惡意食品汙染事件並不同時代表
它造成的社會衝擊程度也同樣是高的。恰恰相反,整個食品生產鏈
中越靠近上游階段受到的惡意汙染,造成的社會衝擊程度才會越
大。理由在於,供應鏈前階段的食品侵害行為在著手實行前,必須
要能先成功進入到食品製造或加工的某一環節,這是任何正常食品
供應廠商獲取利潤之關鍵,必然不可能讓犯罪者輕易得逞。然而,
惡意汙染者一旦成功著手遂行對食品品質的破壞,在風險管理或預
防機制上便不容易準確地將受到汙染的食品加以隔離。舉例來說,
如果在食品加工階段發現有食品受到惡意汙染時,整個食品加工的
8
文獻上對於食安治理有兩種主流觀點;一種是以「風險」為基礎的管理思考,認為
食品受到汙染究竟能否被接受取決於科學專業的判斷。此種思考的具體展現就是在
治理規範上建立「可容許的每日攝取量」
(
allowable daily intake; ADI
)
。然而,非食
源性的食品不安全,即人為惡意之汙染,在本質上就是不可容許的,難以用「風險」
為基礎的思考來管制。因此,另一種以「危害」為基礎的思考被提出,主張責任釐
清,透過像產品履歷制度的建立,讓危害得到控制,從而使得風險被抑制在一個理
性平均人認知上能接受的程度。參考
Overbosch
(
2013
)
I...,562,563,564,565,566,567,568,569,570,571 573,574,575,576,577,578,579,580,581,582,...XVIII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