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4期 - page 566

566
歐美研究
食品詐欺的「必要條件」,至於消費者是否因為食用經故意替換、
添加、竄改或其它不當行為加工之食品而出現身體健康法益受損之
結果,並非所問。此外,相較於前述
WHO
提供之定義,食品詐欺
的犯罪行為人必須限縮在業者自己,
3
而惡意汙染食品的行為人通
常是食品供應體系以外的個人或組織。綜合以上所陳,本文針對
WHO
的定義補充如下闡釋,使「惡意的食品汙染行為」更易於為
讀者所掌握。
首先,此種犯罪的被害人必須是不特定的,如果是特定的,那
就是一般國內刑法中的傷害罪、致重傷罪或是過失致死等罪。「不
特定的多數人」成為一項重要的構成要件,凸顯惡意的食品汙染行
為是對社會法益構成危險的犯罪 (林東茂,
1996:
22
-
35
),乃情節重
大的公安問題。其次,惡意汙染食品的行為人未必需要有特定的宗
教或是政治意圖;如果有,則行為人和一般恐怖主義研究文獻中的
恐怖分子就沒有差別,這也是何以有些文獻稱惡意汙染食品的行為
是一種「食品恐怖主義」(
food
terrorism
) 或「生物恐怖主義」
(
bioterrorism
) (
Nestle, 2010: 25; Yoon & Shanklin,
2007
)。惟若行為
人主觀上不具備這樣的主觀意圖,仍然可歸屬於本文討論之範疇,
例如非食品公司員工的自然人某甲為了獲取一定數目的不法金
額,而向食品公司的產品下毒並進行勒索。
4
最後,效果上能夠破
壞食物原始品質或效能的物質可能有非常多種,本文一律以「威脅
衛生安全的物質」稱之,而不細究此種物質的物理或化學特性。
3
以我國刑法觀之,是有一種可能,即業者自己並未對消費者施加詐術,而係由其他
人為之。但儘管是這種特例,詐欺與惡意汙染依舊有別,蓋後者是純粹將食品視為
犯罪標的,破壞其衛生品質,但未必同時對消費者施加詐術,使其在認知錯誤下為
物之交付。
4
本文所討論的惡意食品汙染行為在概念上側重的是行為的客觀結果或風險,而不是
行為人主觀的政治或宗教意圖。
I...,556,557,558,559,560,561,562,563,564,565 567,568,569,570,571,572,573,574,575,576,...XVIII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