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407

揮別俾斯麥模式社會保險制度?
407
不過德國聯邦憲法法院並未採取此種狹義解釋,而是將社會保
險視為一種類型概念,保持其開放性以因應新的社會保障需求,
28
對於立法者擴張強制投保對象、將高薪受僱者或專門職業人員納入
強制投保範圍的改革措施,均給予合憲性判斷,
29
到了
2001
年有
關全民強制投保社會長照保險之違憲疑義,憲法法院更進一步認為
一般人風險意識與風險預防的能力均不足,強制全民投保措施即使
限縮了自行決定規劃健康風險預防的自由權,但可收大幅減少日後
依賴社會救助的效果,符合比例原則應屬合憲
30
後續的社會政策
與社會立法變遷發展也證明,以職業別、身分別來判斷有無社會保
障需求性早已不合社會現況所需:對於月薪高達
5,000
歐元以上的
受僱者而言,法律上認定其有能力自行預防醫療費用風險,但倘若
沒有稅法上的優惠,未必負擔得起高額的商業健保保費;相對地,
法律上向來認定自營作業者不具社會保障需求性,但實際上其經濟
能力未必較高薪受僱者為佳,目前常見的一人創業
SOHO
族,其月
收入常在
1,100
歐元左右而已,顯然不可能負擔得起商業健保的高
額保費
(
Kingreen, 2012: K22-K25
)。
除了強制投保對象擴張、壓縮商業保險市場外,商業保險社會
法化更進一步打破社會保險與商業保險各自建立公法上社會互助
與私法自治契約自由的基本法律體系。早期法學文獻對此種措施之
合憲性抱持高度質疑態度,甚至認為在基本法有關聯邦與邦的競合
立法權限條款內,分別定有商業保險事項與社會保險事項
(
Art. 74 I
28
BVerfGE 75, 108
(
Künstlerversicherung,
藝術工作者社會保險制度案
)
.
中文介紹
另參見孫迺翊
(
2006: 257-260
)
29
BVerfGE 10, 354
(
Bayerische Ärzteversorgung,
邦立法強制醫師加入醫療保險案
)
;
E 12, 319
(
Ärztliche Pflichtsalterversorgung,
邦立法強制醫師加入年金保險案
)
;
E113, 167
(
Risikostrukturausgleich,
社會保險風險結構平衡案
)
.
30
BVefGE 103, 197
(
222-223
)
.
I...,397,398,95,400,401,402,403,404,405,406 408,409,410,411,412,413,414,415,416,417,...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