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413

揮別俾斯麥模式社會保險制度?
413
物、輔具提供者亦具有規範效力,具有對外規範效力,不屬於醫療
服務指令所定的醫療方式,即非法定健保給付範圍。
那麼,醫療服務指令的性質為何?聯邦社會法院對此向無疑
義,
32
聯邦憲法法院亦從未明確表示見解,
2002
年「健保藥物給
付額度」(
Arzneimittelfestbeträge
)
判決逕將
2003
年改制前聯邦委員
會依法律授權訂定之健保藥物給付額度定性為依法所作之一般處
(
Allgemeinverfügung
),並未討論醫療指令之性質;
33
之後
2005
年「醫療上最低生存照顧義務」(
medizinisches Existenzminimum
)
決中,法院雖然認為在被保險人罹患危及生命疾病的情形下,如聯
邦醫療服務指令所規範的標準治療方式均藥石罔效,而醫師採取醫
療服務指令之外的特殊療法卻能給予病人有效治療或緩解病徵
時,保險人即不得拒絕給付,但仍迴避界定醫療指令之法律性質
34
(
)
聯邦共同委員會與社會自治
同樣值得探究的是,聯邦共同委員會既得制定此類對外具有拘
束力之指令,扮演「小立法者」的角色,那麼其組織是否具備民主
正當性?按聯邦共同委員會由社會中立人士、聯邦健保保險人總會
與醫事服務提供者代表包括聯邦健保醫師公會、聯邦健保牙醫師公
32
BSGE, Urteil vom 7.11.2006, Urteil vom 12.9.2004.
此項判決之介紹,參見
von
Wolff
(
2009: 185
)
33
BVerfGE 106, 275 vom 17.12.2002.
34
BVerfGE 115, 25 vom 6.12.2005.
本件判決中文介紹參見邵惠玲
(
2008:
154-157
)
;孫迺翊
(
2012: 486-487
)
此項判決作成之後,另有受癌症擴散之苦的被保險人請求保險人應允許其使用免
疫系統療法,該療法尚在實驗階段未收錄在聯邦醫療服務指令中,治療費用每月
1,500
歐元,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於
2013
2
26
日依循
2005
年判決之見解,
撤銷黑森邦社會法院裁定,要求其應依照聯邦憲法法院判決之見解,給予被保險
人醫療服務指令以外之醫療給付
(
BVerfGE, 1 BvR 2045/12
)
I...,403,404,405,406,407,408,409,410,411,412 414,415,416,417,418,419,420,421,422,423,...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