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421

揮別俾斯麥模式社會保險制度?
421
為薄弱,學者多認為有關重要健保資源配置問題應回歸由立法者自
己決定,而不是交付給遠離公共監督的專業團體。詳言之,法定健
保法第
92
條規定授權聯邦共同委員會訂定符合「充分、合於目的
且具有效益」之醫療服務指令,所謂效益性之判斷標準已不只是醫
療專業,還涉及成本效益分析
(
Kosten-Nutzen-Bewertung
) 與生命
倫理議題,究竟健保制度對於國民健康應給予多少程度之保障,需
要在開放社會中讓公眾參與討論,以擴大其民主正當性,不宜完全
交由聯邦共同委員會決定。因此立法者應於法律中自己作出判斷,
或明確規定醫療資源應依照何種價值、優先順序予以分配,再授權
聯邦共同委員會將其內容具體化;行政與立法部門可以善用法律、
法規命令與行政規則等傳統民主正當性連結,強化醫療服務指令的
民主正當性
(
Borchert, 2004: 287-291; Heinig, 2008: 496-499;
Kingreen, 2007: 120; Kingreen, 2010: 188-189
)。
37
學者
Neumann
基本上同此見解,更進一步討論了聯邦共同委
員會的組織定性。
Neumann
認為,聯邦共同委員是立法者所設立之
利益折衝組織與決策程序,它是專家小組針對「充分、符合目的且
符合效益的醫療服務」,將目前醫學發展上具有共識的治療方法予
以具體化。組織上,可將聯邦共同委員會定性為公營造物性質的公
法人,公營造物雖非社會自治團體,法律仍得賦予其一定的自主權
限,作為不同利益團體折衝協商的平臺,其程序規範及頒布之指
令,須受主管機關的法律監督。那麼公營造物所作成決定的民主正
當性又從何而來?
Neumann
認為,從聯邦憲法法院利普河河道設施
組合案之見解,可以推導出健保決策民主正當基礎的「雙層模式」
37
不過聯邦共同委員會所頒布的各項指令性質為何,學者間見解仍不盡一致。
Heinig
認為是法規命令,
Kingreen
則認為是內部行政規則,它具有將法律規定或法規命
令內容具體化的功能,僅對內產生拘束力而不具外部效力。
I...,411,412,413,414,415,416,417,418,419,420 422,423,424,425,426,427,428,429,430,431,...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