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420

420
歐美研究
同委員會之委員設有任期,其中社會中立人士代表為有給職,醫事
服務提供者代表及健保保險人代表則為無給職,但法律明文其行使
職權的獨立性,不受其所屬團體意見之拘束;尤有進者,所有事項
均不區分涉及哪些利害關係人,全數由聯邦共同委員會
13
名委員
議決,例如關於醫院提供醫療服務品質之指令,雖與健保醫師或健
保牙醫師無直接關聯,該二者之聯邦協會代表亦能於聯邦共同委員
會中參與決定。
經此改革,立法者希望聯邦共同委員會之運作朝向專業化發
展,它的好處是增加其獨立性,其委員獨立行使職權、不再各自代
表其所屬團體之利益,不再具有自己決定與自己相關事務的要素,
該委員會作為協商平臺利益折衝的功能與共同自治的色彩亦隨之
減少,性質上乃是介於國家直接行政與間接行政之間的特殊組織型
(
Kingreen, 2007: 120; von Wolff, 2009: 186-187
)。此種較具「專
家小組」(
sachkundiges Gremium
) 特色的組織型態本身並未新增任
何民主正當性來源,依然無法回答何以其所制定之各項指令具有規
範效力的問題,那麼接下來應如何定位聯邦共同委員會及各項醫療
服務指令?又應如何強化其民主正當性?學者提出的見解,大致可
歸納為兩種途徑:其一為回歸國會民主正當性,在此前提下,將該
委員會定性為專家會議,在法律授權範圍內依其專業將醫療服務內
容具體化,如此該指令即可透過國家直接行政取得其規範效力的民
主正當性;另一種則是強化社會自治,由不同立場的社會自治團體
締結契約,包括保險人、醫事服務提供者、藥物提供者及輔具提供
者,那麼醫療服務指令的內容將不再由委員以多數決決定,而是雙
方須完全同意其內容始能成立
(
Heinig, 2008: 502-503
)。
以現行聯邦共同委員會的組織形式而言,第一種途徑為多數學
者所關心。有鑑於聯邦共同委員會走向專業化,本身民主正當性更
I...,410,411,412,413,414,415,416,417,418,419 421,422,423,424,425,426,427,428,429,430,...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