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405

揮別俾斯麥模式社會保險制度?
405
公司受法律之委託,在其一般保險業務經營之外執行部分社會國之
任務。基本費率與強制締約條款雖然限制了保險公司之職業執行自
由,但此乃為落實全民強制投保的適當手段,唯有透過這樣的手
段,尚未有醫療保障的居民才能夠享有負擔得起的健保;且基本費
率保險契約之被保險人範圍非常有限,其內容對其他被保險人而言
亦不具吸引力,不致產生大量解約換約影響公司營運之情形,對公
司所造成之不利與重要公共利益相較,並非顯不相當。
2.
可攜帶高齡提存準備金之合憲性
保險公司主張,一旦提存之高齡準備金可隨著被保險人解約換
約而部分移轉至新契約的保險公司,將使疾病風險較低的被保險人
轉換至他公司或其他保險商品,留下風險較高的被保險人,進而產
生風險篩選現象,衝擊保險公司之財務健全。聯邦憲法法院強調,
高齡提存準備金並非個別被保險人之儲蓄,而是被保險人集體分攤
風險之方式,對於隨著年紀增長而提高的醫療需求,以提存準備、
資金運作的方式來因應。不同於人壽保險可隨著投保年資計算具體
給付金額,醫療保險的提存準備只是抽象表彰一個「計算上的部位」
(
Kalkulationsposten
)
而已,並非儲蓄投資的金額
27
準備金可攜式
設計是希望能減少被保險人換約的障礙,強化保險公司彼此間的競
爭機制,提存準備金的轉換的確可能衝擊保險公司的財務健全度,
在立法過程中已有討論,為減緩衝擊,立法上僅允許相當於基本費
率健保給付的部分進行提存準備金轉換,且僅有
2009
年上半年的
轉換期間。再者,轉換機制對於身體健康、風險較低的被保險人無
27
高齡提存準備金究竟屬於被保險人或是保險人的財產,法律上存有爭議。有學者
認為,應屬被保險人所有,但由保險公司受託管理
(
Depenheuer, 2014: 205; Musil,
2008: 116-117
)
I...,395,396,397,398,95,400,401,402,403,404 406,407,408,409,410,411,412,413,414,415,...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