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397

揮別俾斯麥模式社會保險制度?
397
健康維護責任之精神,慢性病患者及癌症患者,其治療及藥物全年
度部分負擔金額不超過其年所得之
1%
,但患者若未配合檢查及治
療計畫,其部分負擔額度上限將提高至其年所得
2%
(
§ 62 SGB V
)。
惟這些措施具有爭議性,因為被保險人對於自己健康狀況之維護程
度,時常涉及生活方式選擇問題,抽煙、喝酒、登山等行為是否構
成不負責任行為,不無疑義;且被保險人為了享有健保優惠,生病
時可能選擇不就醫,甚至延誤就醫;而最有爭議的是,被保險人依
其健康狀況享有不同保費,無異已破壞社會互助原則,背離社會保
險的基本精神
(
Schmidt, 2007: 241-250
)。
五、小結
從上述德國近二十年來歷次健保改革可以看出,所有改革目標
均環繞在如何使健保經營更具效益性、如何抑制保費持續上升以免
造成雇主過度人事費用負擔、如何賦予被保險人更多選擇權但也為
自己健康負擔更多責任等幾項議題,相對地較少著力於如何強化社
會互助功能
(
Hassenteufel & Palier, 2007: 574-596
)。在此脈絡下,
所採取的改革措施大體上朝向鬆綁被保險人與其健保保險人之間
的強制連帶、進而改變健保保險人之「體質」等方向前進。至
2007
年健保改革之後,德國目前健保制度與其傳統圖像已有明顯不同,
至少可歸納出以下幾點重大變化。
首先,
2007
年德國健保改革突破受薪階級才有受保障需要的舊
思維,全面肯認國家對每位國民均負健康照顧義務。儘管現行法定
健保法未強制全民納入社會保險,而是以社會保險與「商業保險社
會法化」並行方式來落實全民強制納保目標,不過可以確認的是,
需要健康保險保障的需求性
(
Schutzbedürftigkeit
),與職業身分、雇
主、自營業者或受僱者、薪階高低等傳統圖像已無直接關連性。
I...,387,388,389,390,391,392,393,394,395,396 398,95,400,401,402,403,404,405,406,407,...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