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406

406
歐美研究
多大吸引力,可能因此受益者,毋寧是年紀較大、風險較高,在原
商業保險中保費負擔較高的被保險人,如今可透過此一機制轉換到
基本費率健保,對於保險公司而言,此類被保險人的「出走」並非
損失而是獲利。
綜合上述考量,聯邦憲法法院認為財務衝擊程度在立法上已有
考慮並予以緩和,相對地此項措施可以增進被保險人的選擇權與保
險公司之間的競爭機制,可攜帶高齡提存準備金
(
Portabilität der
Alterungsrückstellung
) 措施並未過度干預保險公司之職業執行自
由,應屬合憲。
三、聯邦憲法法院判決與下階段健保改革方向
(
)
從社會保險與商業保險二元分立到相互趨近
商業保險社會法化的合憲性問題,牽動德國健保體系下社會保
險與商業保險二元並立制,其傳統上係以職業身分類別及薪資所得
來界定人民是否有「受社會保險保障之需求性」,此項標準既劃分
出強制投保對象的範圍,也區隔出商業保險的市場範圍。德國法定
健保法多次修正提高免投保薪資上限,將高薪受僱者納入強制投保
範圍,每次擴張社會保險之強制投保範圍,等於限縮了該強制投保
對象的一般自由權與商業保險公司的市場
(
Leisner, 1974: 15-21
)。
就此,早期憲法與社會法學者咸認社會保險需求性不能無限擴張至
全體國民,被保險人應具備某種「團體同質性」(
Gruppenhomo-
genität
),如此一方面確保社會保險的相互性能建立在同質團體成員
彼此間社會互助的道德基礎之上,另一方面由此也確保商業保險業
的市場空間不致因社會保險擴張而受到大幅壓縮,使業者的職業執
行自由受到不合比例的限制
(
Isensee, 1973: 78-79; Leisner, 1974:
88-109; Papier, 1990: 344-354; Uleer, 1990: 363-372
)。
I...,396,397,398,95,400,401,402,403,404,405 407,408,409,410,411,412,413,414,415,416,...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