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386

386
歐美研究
化保險人彼此間的競爭關係,並提升醫療服務品質與醫療資源有
效利用。
結構契約雖是醫療費用協定的一部分,但它不屬於「應於法
定期限內協議完成」的事項,締約雙方就結構契約之締結及其內
容,具有高度形成自由
(
Becker & Kingreen, 2012: 584-585
)。以
家庭醫師制度為例,健保保險人在聯邦共同委員會指令及聯邦醫
療服務基本協定所要求的家庭醫師醫療服務之外
(
§ 73 SGB V
),
應 另 行 提 供 「 以 家 庭 醫 師 為 核 心 之 醫 療 照 護 模 式 」
(
hausarztzentrierte Versorgung
),被保險人可自主決定是否加入此
種醫療照護模式,加入者必須在其住所所在行政區域內選定一家
庭醫師,原則上一年內不得任意更換,由該家庭醫師擔任第一線
把關工作,提供更具品質與效率的家庭醫師照顧服務。健保保險
人為確保其能提供此種模式之醫療服務,須公告其擇取家庭醫師
之條件,並與當地一般科醫師團體締結契約,該團體成員須有半
數以上加入此種以家庭醫師為核心之醫療照護模式
(
§ 73b SGB
V
),日後醫療報酬直接撥付給締結此種醫事服務契約的醫師,而
不透過健保醫師公會
(
Becker & Kingreen, 2012: 591-593 ; Ebsen,
2012: 778-779
)。
2.
醫事服務提供者之共同自治
在組織法方面,聯邦委員會的組織改造則引發後續有關醫療
服務指令民主正當性的爭議問題。立法者將原先聯邦健保保險人
協會與不同醫事服務提供者如聯邦健保醫師公會、聯邦健保牙醫
師公會等加上社會公正人士分別組成之多元複數「聯邦委員會」,
包括聯邦醫師與健保保險人委員會
(
Bundesausschuß der Ärzte und
Krankenkassen
)、聯邦牙醫師與健保保險人委員會
(
Bundesausschuß
I...,376,377,378,379,380,381,382,383,384,385 387,388,389,390,391,392,393,394,395,396,...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