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4期 - page 470

470
歐美研究
bander, 2007: 3-4
),就風險的認定也有各種流派說法,與人民所認
識的「真實」即為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基此,消費大眾的風險意
識與專家判斷有本質上的差異。
如借用風險溝通理論分析,民眾對於食安之感知源自三種因
素:恐懼
(
fright
)、恐慌
(
panic
),以及社群媒體的加成效果。「恐
懼」與消費者個體所認知的風險以及自身生活型態有關。消費者的
信心可能因為食品供應鏈受到人為蓄意汙染而崩盤,倘個別消費者
不能透過改變個人生活習慣防免該特定風險,消費者容易因焦慮而
無措,當不安之情緒擴散成為社會多數大眾的共同心理,人民對食
品安全的信心便脆弱不堪,市場機制與秩序也面臨鬆動的危機,狂
牛症事件以及基改食品皆為典型案例。「恐慌」則取決於風險本質,
包含是否為新型風險、是否廣泛散播、是否具有不確定性,以及是
否對人體生命健康抑或特定族群構成嚴重威脅。「社群媒體」則在
言論市場具有議題引導作用,為形塑消費者感知的重要一環,例如
荷爾蒙事件爆發時,歐洲媒體報導動物被大肆撲殺的手法與畫面強
化了歐盟消費者關心動物福祉之情緒
(
Verbeke et al., 2007: 3-4
)。
當消費者預期某種食品可能構成嚴重健康安全威脅,「焦慮」
(
anxiety
)
的心理狀態於是產生,繼之刺激個別消費者藉由自我管理
(
self-governance
)
排除該風險威脅。關於焦慮的定義,部分學者表
示,焦慮是一種預期「即將發生某種不確定風險、威脅或危險」的
不悅心理
(
Cossman, 2013: 893
)。焦慮具有不確定性以及非實體特
性,雖然人民無法充分理解該特定風險,但在情感上、心理上無法
接受本身的無知與被動立場。學者
Ulrich Beck
比較二十世紀前後並
指出,在過去追求溫飽的農業社會,階級之間互不對流所造成的不
公平現象
(
unequal society
)
為主要的問題,而二十世紀後的工業化
社會則為「風險社會」(
risk society
),使得個人在經營生活時,必須
I...,460,461,462,463,464,465,466,467,468,469 471,472,473,474,475,476,477,478,479,480,...XVIII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