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1期 - page 125

歐盟對於國際海洋法秩序之影響及其實踐
125
問題
(
Frank, 2007: 150-151, 156-158
)。
39
Geir Ulfstein
則觀察認為,在海洋法公約架構下,歐盟內部會
發展相對應領域之權限,例如預防海洋環境污染與海洋科學研究等
等領域。除了關於航行的權限,仍存有模糊空間之外,亦有權限是
歐盟無法享有的,原本即歸屬於會員國之權限仍由會員國各自行
使,例如海洋軍事活動,
40
以及提名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之委員與
國際海洋法法庭之法官等等
(
1998: 288
)。
由於馬斯垂克條約並未明確規定如何劃分特定領域權限,以及
如何區分專屬權限以外的事物,前述學者的看法亦無法歸納出原
則。因此,最後將仰賴個案判斷,此種現象在海洋事務領域更加明
顯,相關爭端亦多,歐盟法院
(
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
)
雖然看似
建立起一些原則,但卻未必完全可以用以處理海洋事務領域的歐盟
權限問題。
41
由於歐盟法制與其權限本身之發展與日俱進,亦隨國際法制之
發展而演變。海洋事務權限難以劃分,實為歐盟法制必然面。歐盟
依據海洋法公約附件
9
2
條以及第
5
條第
1
項於簽署與正式確認
前後所作之權限聲明,以及其會員國依據附件
9
5
條第
2
項於批
准或加入公約時所作之權限聲明
(
United Nations, 2013b
),前後時
間各有不同,加以海洋事務的複雜度,相關權限聲明因而難以呼應
實際發展,而存有模糊空間,成為未來歐盟海洋法政發展必須面對
的問題之一。
39
Frank
於註腳中舉例說明
1974
年歐體曾就船舶污染與海拋行為之管轄形成共識,
但一年後德國針對船舶污染各自提案,以及法國、荷蘭與德國亦分別針對海拋行
為需要沿海國同意進行提案。
40
至少在馬斯垂克條約通過,建立起歐盟「共同外交與安全政策」
(
Common Foreign
and Security Policy
)
之前,海洋軍事活動仍屬會員國權限。
41
關於由歐盟法院案例分析歐盟權限議題,可參見王郁涵
(
2014
)
I...,115,116,117,118,119,120,121,122,123,124 126,127,128,129,130,131,132,133,134,135,...XIV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