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4期 - page 513

消費資訊公開法制之建構
513
力;接著,即得讓消費者與業者間回歸市場自我調控之機制,並藉
由市場透明度之提升,對抗並預防黑心食品,確保食品安全。德國
消費資訊權益法一共由
4
個條文構成:第
1
條即為德國消費資訊
法,第
2
條與第
3
條則分別是對德國食品及飼料管理法與德國酒品
法 (
Weingesetz
) 之部分修正規定,第
4
條訂有生效日期,其於
2006
6
29
日經聯邦議會通過,同年
9
22
日聯邦參議院 (
Bundesrat
)
通過,但當時聯邦總理
Horst Köhl
於收受法案後,表達了其對德國
消費資訊法中課予鄉鎮公開資訊義務規範,與德國基本法自
2006
9
1
日施行之聯邦制度改革 (
Föderalismusreform
) 有所衝突的
疑慮,因「聯邦不得以法律將任務移轉予鄉鎮及鄉鎮聯合」,其因
此於同年
12
8
日拒絕簽署公布。
2007
年聯邦政府再次提出之微
調草案中,將鄉鎮及鄉鎮聯合所擔負之資訊公開義務,限於「邦法
律明定其執行本法所規定之任務時」,方順利完成立法程序,於
2007
11
5
日公布,並定於
2008
5
1
日生效。德國立法者透過
積極制定德國消費資訊法,落實德國基本法第
5
條第
1
項資訊自由
之內涵,同時踐履國家保護人民生命與健康之義務。透過確立消費
資訊公開請求權為法律位階之權利,一方面讓作為消費者的人民,
得據以主張無條件請求提供與健康相關消費資訊之權利,而被請求
之義務人則因此負有直接或間接提供該資訊之義務;另一方面,樹
立維護人民健康、安全保障之重要目標,使消費資訊公開之法益,
即便在與其他公、私法益進行權衡的過程中,亦具有充足的分量與
之抗衡,將此種以保護「健康權」為取向之資訊公開法制,納入公
法領域加以規範,誠屬創舉,亦為國家權力承擔憲法委託,積極落
實之例證。
無獨有偶,消費資訊公開請求權在憲法層次之定位,在我國似
乎亦不明朗,而在相關食品行政法制中,雖不難看出立法者努力嘗
I...,503,504,505,506,507,508,509,510,511,512 514,515,516,517,518,519,520,521,522,523,...XVIII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