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342

342
歐美研究
的詮釋的確各有特點,但是若跟筆者提出的新詮釋相互比較,就可
以看出他們的詮釋策略其實有相當相似之處,以致於足以將他們說
成是採取上述的主流詮釋策略;也就是說,他們將詹姆士的〈信念
意志〉詮釋為提出了一個受到諸多條件所限制的個人相信權。
當代學者帕沃斯基
(
J. O. Pawelski
)
寫道:
在〈信念意志〉中,詹姆士為「個人有權利將信念建立在情
感性的決定
(
passional decisions
)
上」所做的辯護僅限於那些
「就其本性而言無法在智性基礎上做決斷」的真實抉擇。詹
姆士對於個人之相信權
(
the right of individuals to believe
)
辯護……是有保留與限制的
(
qualified
)
(
2007: 16
)
帕沃斯基指出,詹姆士所說的「個人的相信權的使用」是以「所要
決斷的信念抉擇是就其本性而言無法在智性基礎上做決斷的真實
抉擇」為條件的;個人的這個相信權只能夠正當地使用在滿足這些
特定條件的特定信念抉擇之上。
當代學者蘇姬歐
(
E. K. Suckiel
)
也指出,在〈信念意志〉中:
詹姆士所面臨的挑戰是為「在什麼樣的可接受
(
也就是合理
)
的範圍內允許在情感基礎上建立信念」提出判準
(
criteria
)
來。他對此了然於胸,而且他的意圖並不是為「信仰
(
faith
)
證成」提供無條件的辯護,而是只為「信仰在某些條件下之
可證成性
(
justifiability
)
」來辯護。
(
1982: 72
)
在面臨智性無法決斷的真實抉擇時,個人所面對的是必須被
決斷的實踐抉擇
(
a practical decision
)
。這是只能在實踐基礎
上做出來的決定
——
也就是說,只有經由考慮該抉擇之道德的
(
moral
)
、利益攸關的
(
prudential
)
、或其他的實踐後果
[
來做決
]
。此外,這些後果是極為重要的。在此情況下仍堅持等待
未能取得之證據的個人顯然是不理性的。
(
77
)
I...,332,333,334,335,336,337,338,339,340,341 343,344,345,346,347,348,349,350,351,352,...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