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339

宗教領域中的探究與詹姆士的〈信念意志〉
339
被視為是在這發展的過程中所留下來的具體痕跡,而不能視為是對
於某些想法之完備自足的表達。
在筆者看來,我們之所以會想要費力地去詮釋這些重要的哲
學文本,主要是希望從中學到、以及接續發展出有價值的思想與
論述;至少這是筆者進行哲學詮釋工作的目標。筆者是將哲學文
本中的語句視為可以引領讀者進一步朝某些方向去發展
(或不朝
某些方向去發展)
論述的提示與暗示;詮釋者必須在這些提示與
暗示的基礎上,努力提出有新意的、盡量照顧到文本的諸多提示
的、內容更為豐富的、而且在我們當代看來足夠合理或至少能夠
理解的詮釋,期望能夠更好地回應文本作者所關心的議題,以及
發展文本作者所提出的洞見與構想。在這個詮釋過程中,詮釋者
必然會注入許多自己的見解與創意,做出多多少少的增補與強
調,以致於免不了會有許多的詮釋內容看起來溢出於哲學文本的
提示與暗示之外,但是也可能會出於諸多考量而忽略或放棄文本
的許多提示與暗示。這也顯示出,我們不能太過形式性地將哲學
文本當成支持詮釋的證據,以致於動輒以「沒有充分文本證據加
以支持」的理由來拒絕那些「發展自文本提示,但是最後外溢於
文本提示的新穎詮釋」。
不同的詮釋者本就可能從詹姆士的文本中接收到不同的提示
與暗示,注入不同的創意,而發展出不同的論述與詮釋。但是這並
不是說任何詮釋都是同樣好的,畢竟哲學文本中有什麼樣的提示與
暗示是可以客觀地估量的,一個詮釋是否足夠豐富、獨立來看是否
足夠有道理、是否涵蓋夠多的文本提示、是否違反某些文本提示、
詮釋的理路是否說得通,是可以客觀地估量的。
在筆者看來,〈信念意志〉的主流詮釋是內容比較貧乏的,獨
立來看備受爭議的,涵蓋的文本提示與暗示不夠多,而且甚至與許
I...,329,330,331,332,333,334,335,336,337,338 340,341,342,343,344,345,346,347,348,349,...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