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 首頁 > 研究人員> 專任研究人員
  • A+
  • A
  • A-
研究人員 專任研究人員
    1. PRINT

    2. BACK

  • 發布日期:2016/10/11
    更新日期:2018/10/12
鄧育仁
  • 職稱:研究員兼所長
  • 電話:+886-(02)-37897253
  • 傳真:+886-(02)-27827616
  • 電郵:nteng@sinica.edu.tw
  • 助理姓名:范馨文
  • 助理電話:+886-(02)-37897219
  • 助理電郵:sinwen@sinica.edu.tw
鄧育仁

個人簡介

    去年(2016)我受邀參加哲學學門一場座談會,從個人經驗談談哲學與創新。會後整理文稿,預計在人文與社會科學簡訊刊出。在此,稍加修訂,算是藉由談哲學與創新這個主題來介紹自己。
          「創新作為哲學的核心價值」是一個可以有著多角度評論、多觀點評價的議題。以下,我只就個人的學思經驗說一說一些看法。在我們的時代裡,哲學作為一門學術研究,面臨兩個相互關連的基本問題,第一是專業化,第二是多元問題。在專業化的大方向上,明確的問題設定、清晰嚴謹的論證與創新的觀點三者是哲學書寫的基本要求。此三者連環扣成的要求,是把哲學書寫定位在專業知識產製的方向。在這定位上,我們看到許多重要的哲學研究,以哲學所擅長的概念的詮釋與分析、問題的改寫或消解,以及在未知領域中進行觀念性的探索,介入諸如物理學、生物學、神經科學、認知科學、心理學、語言學、經濟學等等現代科學的領域。還有一種作法,就是對於哲學經典的深度閱讀與詮釋,個人在這方面沒什麼建樹,就不多談。
           過去,我由哲學跨入認知語言學(cognitive linguistics)的探索經驗是這樣的。在認知語言學才建立起初步典範論述的時期,我做了幾個方向的嘗試。第一,把認知語法學(cognitive grammar)的研究方略與成果用到哲學問題,特別是當時思想語言的假設(the language of thought hypothesis)所捲入的討論上。第二,把認知語言學裡的多空間模式(the many-space model),當作是一種可用來分析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及其辯論的利器。我針對中文房間論證(the Chinese Room Argument)的思想實驗以及相關神經網絡模式的哲學討論,提出如何由多空間模式檢視思想實驗論點的可理解性,並如何由可理解性評估論點的適當性。第三,把認知語言學裡基於日常話語的隱喻(metaphor)研究,進一步由故事與影像來探索隱喻的條理與型態。第四,當眾多學者投入到隱喻如何在腦神經網路中實現的模式時,我試著把隱喻的條理與型態放到生活脈絡與制度建置裡檢視,探索隱喻如何在我們的生活脈絡與制度裡實現。總體來看,這些研究成果,都建立在對於相關科學專業前沿的進展,設想下一步如何走,而在設定問題、提出論證並展示創新觀點中,以期刊論文的寫作規格,書寫、投稿、回應同儕的評論與批判,最後在學術期刊出版。這是在哲學作為一種專業,以及哲學書寫作為一種知識產製的現代學術氛圍中,由問題設定、論證鋪陳與觀點創新的作為,定位何以創新是哲學的核心價值。我本來有意統合這幾個學術方向的嘗試,不過,當人生走進另一個階段,當時間有限的感覺愈來愈融入點點滴滴的作息裡,我選擇帶著哲學與認知的專業走上另一條路,投入另一種哲學視野與事業的探勘與探索。
           這種重大選擇的事由,對當事人而言,總有它複雜深刻的多重面向,不過,在此還是可以從貼近創新作為哲學的核心價值上,扼要講幾個重點。從西方哲學發展來看,哲學作為一門學問,大約是在兩千多年前古典希臘時期開始。那是一個從神的話語為本走向邏輯與理性思考的起點。這一走,已歷經兩千多年。哲學從理論匱乏的時期,到現在觀點多元、眾聲喧嘩的民主時代,哲學作為一門學問,看來是走到一個具關鍵性的問題情境與反省時刻。容我用一個很簡化的說明方式以凸顯問題關鍵所在。我們都要講道理。然而在觀點差距很大的情況裡,有些道理在他者眼中卻不成道理,反之亦然。有些很清楚的想法在他者眼中卻連想法都稱不上,反之亦然。有些明明白白的事實在他者眼中卻根本不是事實,反之亦然。我們所處的時代已經湧現各種差距很大的觀點,各有其深刻的哲學洞見與嚴謹的論述,而且沒有任何一種觀點能合理地宣稱自己是檢驗他者觀點的唯一標準。
           過去兩千多年來,總有追求哲學智慧與真理的人,前仆後繼地想要找到或作出深刻的、全面的、嚴謹的而且為真的哲學理論。現在,在哲學專業的要求下,學者總要在自己學有所長的領域裡提出深入、專業、嚴謹而且正確解決問題的哲學論述。然而多元觀點的情境總提醒我們:無論你的觀點有多深入,論證有多嚴謹,只要你願意抬頭看看人世間,你馬上可以得到「他者也有其不同的深入觀點與嚴謹論證」的結論。雖然如此,許多學者選擇繼續追求深刻嚴謹的哲學智慧與真理。畢竟,雖然對一個人的生命而言,兩千多年是漫長悠遠的歲月,但對學術傳承來說,仍不過是匆匆瞬息罷了。至於多元問題則可暫時擱置,留待未來哲學智慧與真理充分展現出來之後,多元問題自將褪色消散。
           我選擇正視多元的問題,因為我們身處民主時代,而良好的民主社會自自然然會朗現多元的價值觀點及隨之而來多元的問題。由此,我選擇民主社會裡公民自由平等的地位為基準,試圖闡述一種立足於公民論述位置的哲學探索與對話方式。我稱這種探索為「公民哲學」,在以公民哲學界定政治哲學作為第一哲學的構想上,調整哲學論述的視野,並重新設定哲學問題。這種作法,是在問題情境中調解問題,而非解決或消除問題。我知道,這是典範改變或基本概念框架調整的工作。從過去經驗看,想做這類事的人,在起步階段,總要面對幾種嚴酷的檢驗。第一,可能後來發現原來只是自己鏡中花、水中月的空想。第二,草創時期面對「已經有這麼多精良的理論了,何必再多一個看來還很粗略的想法」的質疑。第三,由於放不進既有的概念框框與分類架構,因此遭到論述不清、不知所云的責難。第四,被勉強放到既有的框框和分類裡,而被嚴重誤解。第五,多少被看到有些新意,但無從評價。回到創新作為哲學的核心價值來說,我是這麼想的:假使沒有第一階段哲學書寫作為知識產製的創新工作與成果,我恐怕會沒有資本與勇氣投入上述哲學創新的事業,畢竟,除了要面對上述提到的嚴酷檢驗外,還要投入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才能多少做出一點點成果。
           容我用一種簡扼的對比,談談公民哲學在民主社會裡的角色功能。如果說公民報導(citizens report)側重對公共事務的即時報導,以及簡明、犀利與到位的公共評論,而公共哲學(public philosophy)側重對時局時勢重要的議題與事件,提出深入淺出的哲學分析與評論,那麼公民哲學(civic philosophy)則側重在調節深度歧見的多元問題,以及在合宜條件的設限下,重新設定並反思基本與重要的哲學議題。在妥善發展下,公民報導、公共哲學與公民哲學,能聯合為民主多元開放的社會,涵養出有助於公議與公德健康成長的文化沃土。
           最後,我想說一說創新與創意的分別與關連。創新包括原創和新意,是在特定領域裡提出前所未見且值得檢驗或進一步發展的新觀點、新模式、新論述、新詮釋或新典範。創新不是憑空而來,它作為一種素養,是本於平常生活裡的創意。創意是願意嘗試,願意重新組合看看,願意從另一個角度思索問題。創意是當新意出現,當慣用的分類方式不那麼適用,當熟悉的方案與界定問題的方式絆手絆腳,你能警覺到,而且能把它拿起來用清新的眼光來檢視。創意是十分值得珍惜的價值,是讓生活多一分趣味或加一層深度的來源。創新則是艱難的事業,有時需要面對批判、質疑、責難與誤解以及踏向未知的勇氣。選擇學術研究這條路為志業的夥伴們不乏這類的自我期許,也願意投入大量的心血克服期間各種艱難的問題,因為走出新的一步本就令人心動,因為探索新的領域本就令人充滿期待,因為有一種創新總讓我們在展開觀念視野的同時宛若經歷一場地球生命文明美好未來的可能。
     

主要學歷

  • 南伊利諾大學哲學博士

主要經歷

  • 行政院科技部人文及社會科學研究發展司司長(2014.3.3~2014.6.30)
  •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人文及社會科學發展處處長(2011.7.15~2014.3.2)
  •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人文及社會科學發展處哲學學門召集人(2009.1~2011.7)
  • 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2007.3~)
  • 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副研究員(2000.8~2007.3)
  •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所)副教授(1993.8~2000.7)

研究主題

  • 隱喻
  • 心靈與語言哲學
  • 認知科學的哲學
  • 政治哲學

學術榮譽

  • 科技部2016年傑出研究獎
  • 國科會2008至2011年傑出學者研究計畫
  • 國科會2001年傑出研究獎
  • 中華傳播學會2000年論文研討會傑出論文獎 (與孫式文教授共同獲得)

著作目錄

一、研究著作選列

 

二、其他文章選列

三、創作選列
  • 泥巴記(文稿;修改後刊載於《毛毛蟲兒童哲學月刊》第169期,頁28-30;亦收錄於徐錦成編《九十四年童話選》,頁51-57,九歌出版;以及由林文寶總策劃《2005年台灣兒童文學精華集》,頁42-46,天衛文化圖書出版。)
  • 小啞童(修訂稿;原稿刊載於《兒童天地》第67期及《毛毛蟲月刊》第175期,14-16頁。)
  • 從盒子裡的甲蟲到不可能的任務(原刊載於國科會高中生人文及社會科學虛擬教室〈心靈哲學入手篇〉;另連載於《毛毛蟲月刊》第172~175期。)    
  • 小老鼠流浪記(修訂稿;原稿連載於《民生報》,1988年1月27日至2月13日,第12版。)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