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43 / 14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43 / 14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裴爾士難題以及邏輯情操

443

在裴爾士的論述中,這三個邏輯情操是「合乎邏輯性」所要求

的條件

(即必要條件),但是他並未指明這些邏輯情操是否是「合乎

邏輯性」的充分條件;因此筆者將這三個邏輯情操當作「合乎邏輯

性」的必要條件,而不是充分條件。

3

裴爾士指出,這三個情操看起來相當近似於聖保祿所說的「愛」

(

charity

)、「信」(

faith

)、「望」(

hope

)

這三個心性傾向

(

dispositions

of the heart

),而且在聖保祿的評價中,這三個情操乃是精神性的恩

(

spiritual gifts

)

中最為美好與最為偉大的

(

Peirce, 1992: 150

)。

聖保祿認為「愛」是最重要的,而裴爾士也認為相應於「愛」的「對

一無定限的社群抱持益趣與關懷」是最為主要的邏輯情操。裴爾士

最後寫道:

舊約與新約都不是科學的邏輯

(

logic

of

science

)

的教科書,

但是後者確實是關於「個人應該擁有什麼心性傾向」之最高

的現存權威

(

the

highest

existing

authority

)

(

150

-

151

)

筆者認為這個「後者」指的乃是新約。

4

裴爾士如此推崇新約,

這使得我們很難避免這樣的猜測:裴爾士會提出這三個邏輯情操,

多少是受到了新約的影響;而且雖然新約並不是科學的邏輯的教科

書,但是裴爾士似乎認為在新約中可以發現到在科學的邏輯中具有

重要性的想法。

根據裴爾士,個人若有正當性根據客觀機率值來進行推論,那

3

讀者可能會問說:為何不將這三個邏輯情操當成「合乎邏輯性」的充分條件?筆者

認為,「合乎邏輯性」是指「個人應用機率或邏輯來進行推論的正當性」,而這些

邏輯情操

(

或社會情操

)

可說只牽涉到「合乎邏輯性」的社群面向,然而「合乎邏輯

性」可能包含有其他的面向,因此我們不能率爾將這三個邏輯情操當成「合乎邏輯

性」的充分條件。

4

美國學者墨菲

(

M

.

G

.

Murphey

)

也如此解讀

(

1993

:

1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