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58 / 148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58 / 148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58

歐美研究

法院便再次基於上述兩個判決,針對通訊監察立法應該規定哪些最

低限度的保障,表達立場,法院在

Weber

&

Saravia v. Germany

判決

中指出,授權公權力機關從事通訊監察或監控行為的立法,至少必

須就以下事項明確規定之:

40

1.

據以取得通訊監察票之違法行為性質為何;

2.

明確定義哪些類型的對象可以成為受通訊監察之對象;

3.

通訊監察之期間限制;

4.

檢查、使用及儲存通訊監察所得資料時應遵守之程序;

5.

將通訊監察所得資料傳遞給他人時應採取的防護措施;

6.

在哪些情況下可以或者必須消除通訊監察錄音所得資料,或者

銷毀通訊監察所得影音資料。

在本案中,原告起訴爭執的系爭立法與

Klass

案所涉及者一樣,

都是德國的通訊監察法。

Weber

Saravia v. Germany

的原告在本

案中所爭執的,是德國政府針對其通訊進行「策略性監控」(

strategic

monitoring

)

以取得資訊並予以使用,侵犯其受歐洲人權公約第

8

條保護的隱私權。

41

法院在本案中仍然認為系爭監控具有內國法依

據,自己不該代替內國法院解釋內國法律,除非是在極度明顯違反

法治要求的情形下,才有例外可言,

42

而且,法院認為本案並未構

成自己應該代替內國法院解釋內國法的例外。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可理解性」與「可預見性」這兩個要

求,往往互相糾結在一起,不容易切割處理,整體而言,在歐洲人

權法院的判決中,前者所獲得的關注,往往低於後者所獲得的關

40

Weber

, at para. 95.

41

Weber

, at para. 4.

42

Weber

, at para.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