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740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740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740

歐美研究

見解,突顯個案只是系統性侵害的鳳毛麟角。此外,強制羅姆婦女

結紮訴訟中,國際及歐洲獨立機構見解,

209

亦成為揭發斯洛伐克

羅姆婦女系統性權利侵害之重要事證。國際人權監督機構之實證資

料,除有助於反映被告國是否已採取必要措施

(或是無視於相關警

告)

之外,更有助於歐洲人權法院避免國際人權標準的碎裂

(

Doumbé-Billé, 2013: 574-576

)。

此外,歐洲人權法院就系統性歧視升高譴責層級的手法中,並

不限於公約第

3

條之獨立適用,而可能轉向公約第

14

條參照第

3

條過問之。

Opuz

判決即針對當地家暴受害婦女普遍處境,於公約

3

條外,另以違反第

14

條參照第

3

條譴責之。被害人處境的孤

立無援,尤其威脅生存條件者,仍係關鍵。所謂生存條件,同時落

入公約第

8

條管轄範圍。適用條款從公約第

8

條「升級」為第

3

條,

乃使國家保護義務不容商榷,特別是程序保障。反之,針對實質面

的歧視問題,歐洲人權法院目前似乎兩項方案並陳:一是將歧視問

題與個案中的弱勢保障不足合併審查,適用公約第

3

(如

Valiuliené

Koky

),或是,以公約第

3

條追究國家保護義務後,追

加第

14

條參照第

3

條譴責系統性歧視

(如

Eremia

Šečić

)。惟兒少

保護類型案件,並未見適用第

14

條參照第

3

條者,而以種族歧視

及對婦女施加暴力兩種類型為主。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人權法院就種族暴力與家庭暴力適用公約

14

條參照第

3

條之手法,尚存差異。

Šečić

比照

Nachova

,乃以

14

條要求國家查證暴力之種族歧視動機。反之,

Opuz

Eremia

追究者並非加害人是否有性別歧視動機,而是更近似於

Moldovan

對被告國公權力機構消極蔑視態度之究責。

Valiuliené

案承審法官

209

Eur. Court HR,

V.C. v. Slovakia

,

supra

note 153, at §§ 78-81,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