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705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705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歐洲人權公約第

3

條與嚴重系統性歧視

705

相較於廣義之聯合國人權監督體系,

53

尤其是聯合國「酷刑及

其他殘忍、非人道或侮辱待遇或處罰特別報告員」(

Special Rap-

porteur on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

54

歐洲人權法院適用歐洲人權公約第

3

條的條件,

曾相對謹慎保守。首先,聯合國體系相對並不強調酷刑與其餘處遇

之間的嚴重性差異,至多以「行為目的」(

purpose of the conduct

)

55

區別之,橫豎一律絕對禁止。

56

其次,聯合國體系循著「弱勢」概

念,已然產生一系列格外需要保護之類型:兒少、老年、婦女、跨

性別、少數民族、身心障礙、絕症患者、自由受合法剝奪者、難民,

以及流離失所者等

(

Morawa, 2003: 140-141

)。人權事務委員會早

1990

年代便以禁止酷刑、非人道或侮辱處遇為名,與各國就性

別歧視對話,例如禁止未成年少女志願終止妊娠

(特別是性侵被害

人)、性產業剝削問題、少女割禮、家庭暴力等

(

Delaplace, 2010:

217

)。而上開反酷刑特別報告員於

2000

年的報告中,亦於性別、

年齡等特定族群之外,將「貧窮」與其職權範圍連結,強調資源不

足對自由受限者及其家屬處境造成之差別待遇

(

Rodley, 2000: §§

34-37

)。

相較之下,早年歐洲人權委員會與歐洲人權法院皆曾拒絕針對

人身處於自由狀態下的弱勢類型適用第

3

條。其中,未達最低嚴重

53

此指聯合國人權相關機制,包含政治監督、準司法監督、個別專家等。

54

特別報告員雖為政治監督機構所指派,但獨立行使職權,且為聯合國與民間組織

之間的重要橋樑,許多時候甚至扮演積極推動改革的角色,整體上較監督機構更

具前瞻性。

55

參見反酷刑特別報告員

Manfred Nowak

於報告附件

(

2010: §§ 187-188

)

中引述之

反酷刑委員會

(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CAT

)

見解。

56

人權事務委員會並不認為有此區分必要

(

Human Rights Committee, 1982: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