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696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696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696

歐美研究

之貶抑,是否亦構成公約第

3

條適用之充分理由?另一項假設則為

歧視。嚴禁種族歧視說,即為學術研究之焦點

(

Goodwin, 2009;

Hepple, 2006; Picheral, 2001

),亦見學者評析歐洲人權法院制裁「對

婦女施加之暴力」(

violence against women

)

之突破

(

Abdel-Monem,

2009; Hasselbacher, 2010

),或可謂院方對性別歧視的回應。學界尚

散見其他個案式討論,例如兒少保護

(

Hofstötter, 2004

)

或強制性

(

Pitea, 2005

)。諸多案例與議題之間,同樣涉及家庭生活、身心

完整等公約第

8

條保障範圍,則歐洲人權法院選擇以公約第

3

條審

酌事實,是否與弱勢保護及禁止歧視有關?若是,則如何解釋部分

對婦女施加暴力相關案件,僅違反公約第

8

條?

公約第

3

條適用範圍下,有關於國家強制力直接干預者的相關

研究卷帙繁浩而難以超越,以下文獻回顧中,僅斟酌納入原則性問

題討論,但原則上排除於拙文研析範疇之外。反之,除上述分就個

別歧視面向討論者外,目前似乎尚未見學說充分討論公約第

3

條適

用於私人關係爭議之前提。拙文所關懷者,即是歐洲人權法院如何

在傳統適用公約第

8

條的私人與家庭生活領域中,啟動保障力強而

適用門檻極高之第

3

條。換言之,在未受公權力限制人身自由之狀

態下,或是即便當事人可能具有國家代理人身分

(例如公立醫院),

然而並非強制執行公權力之情況下,歐洲人權法院為何適用公約第

3

條?

以下將從歐洲人權法院適用公約第

3

條的發展路徑著手,鋪陳

該條款最終涉入私人關係的背景。第一部分討論目前學說對公約第

3

條適用門檻的界定及其可能不足之處。第二部分則從近十餘年判

決先例中篩選,嘗試分析該條款在私人關係中的適用標準,並論證

其於整體公約體系下對嚴重系統性歧視的保障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