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670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670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670

歐美研究

法院還指出「在今天,歐洲法和國際法的原則是希望提供所有收容

人,包含服無期徒刑者在內,矯正的可能性以及釋放的前景」,且

「如果處罰仍是監禁的目的之一,在歐洲,刑事政策自此強調再社

會化之目標,特別是朝向終結長期的徒刑」(段

114-115

)。

基上理由,大法院認為在涉及無期徒刑時,「第

3

條應被解釋

為其要求

(此等刑罰)

是可壓縮的,亦即,應臣服於再檢視以容許

內國當局在刑罰執行過程中,探尋收容人是否在矯正之路上如此地

演變和進步,而不再有任何刑罰學層面上的正當理由容許證立將其

維持在監禁狀態」(段

119

),且自比較法和國際法的發展趨勢中得

出,應建立一個特別機制以確保在處以無期徒刑最晚

25

年後進行

第一次再檢視,之後有定期檢視」(段

120

),「內國法未規定此一

再檢視之可能性,此真實的無期徒刑違反公約第

3

條的要求」(段

121

)。針對本案案情,人權法院主要是立基於內國法不具清楚性且

欠缺特別機制容許再檢視,因而不認為請求人被處之無期徒刑是可

以壓縮的,總結第

3

條之要求未被遵守

(段

130

)。

127

綜上,在第

3

條視角下,無期徒刑是可以被施予,且實際上完

全服刑並不牴觸公約,但人權法院要求會員國不僅應提供收容人釋

放的機會,且應隨著時間的經過,對其刑罰重新檢視。

128

(

2

) 極刑犯之監禁

人權公約第

2

條第

1

項前段宣告「任何人之生命權受到法律保

護」,但後段指出「任何人不得被故意置於死亡,除非是執行由法

院所宣告之極刑判決。」換言之,公約本身原是允許死刑,但

1983

127

不過人權法院最後小心指出,「在此案件中所確認之違反,不能夠被理解為應給

予請求人立即釋放的前景」,因為仍得以請求人對社會構成危險為由,將之維持

在監禁狀態

(

130

)

128

有關

Vinter et autres

判決之評釋,參見

Hervieu

(

20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