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669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669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得宜的監禁條件與收容人尊嚴的尊重

669

式保障收容人享有附條件假釋或是重新檢視刑罰以減免或中斷其

刑罰的權利,但在判斷無期徒刑是否與第

3

條相容時,假釋機制的

存在,是應予以考量的要素

(段

99

)。在本案中,被告國塞浦路斯

之法律未規定被判無期徒刑者所應服之最低刑期,亦未規定受刑人

可因表現良好而獲得減刑,不過,在任何時刻,總統都得依檢察總

長之建議而中止、減免或減輕被判處之刑罰;有鑑於收容人仍具有

有限的釋放前景,人權法院認為,即使請求人被宣告和所服之無期

徒刑,必然會「對其監禁生活引發焦慮和不確定性,但這是此刑罰

之本質所固有之感覺」,最後判定未違反第

3

(段

107

)。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的

2013

Vinter et autres

判決

125

除肯定

前述原則外,並在釋放可能性外,增加再檢視之要求。與

Kafkaris

判決不同,在此案中,

3

名請求人是被判處真正的、無假釋可能性

的無期徒刑

(

whole life order

),依英國法,相關收容人只能由部長

基於人道理由

(患絕症臨終或嚴重殘障失能)

行使裁量權予以釋

放。第

4

分庭以

4

3

總結未違反公約第

3

條,

126

此案後來提交

到大法庭,被以

16

1

推翻,改判英國違反公約。為了達此結論,

大法院指出,「為了與第

3

條持續地維持相容,對於無期徒刑,應

同時提供釋放之機會和再檢視之可能性」(段

110

)。理由在於:首

先,倘若沒有刑罰學層面的正當理由予以證立,沒有人可以被監

禁,而在無期徒刑方面,一開始得以證立監禁的理由,在受刑人服

完大部分刑期後可能不再如是;其次,沒有任何釋放前景或使徒刑

被檢視可能性之終身監禁,受刑人無論如何改過向上,永遠也無法

贖罪;最後,施予無釋放可能性之終身監禁,會直接侵害到構成公

約之本質的人性尊嚴之尊重

(段

111-113

)。為了強化其論述,人權

125

CEDH Gde. Ch. 9 juillet 2013, Vinter et autres c. Royaume-Uni.

126

CEDH Sect. 4

e

, 17 janvier 2012, Vinter et autres c. Royaume-U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