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650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650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650

歐美研究

暴力犯罪受審,故其人身情況徹底不同於那些被內國當局認為會造

成特別困難之收容人

(段

41

);請求人因同性戀身分被舍友騷擾和

羞辱而要求換房,卻被監禁在專供受紀律處分或被控性犯罪之收容

人的獨居房中,且在其監禁期間,被剝奪與其他收容人接觸和社會

活動,亦未能到戶外散步

(段

42

)。人權法院指出,請求人的隔離

條件雖僅涉及相對的社會隔離,但在某些方面比被告國對於加重無

期徒刑之受刑人所規定之條件更為嚴苛

(段

43

),總結「請求人在

隔離舍房之監禁條件會對其造成心理和身體的痛苦,且侵害其人性

尊嚴的深層感覺」,構成不人道和有辱人格之處遇

(段

51

)。

2.

粗暴行為

對於被剝奪自由者施予粗暴行為,人權委員會起初承認其合法

性,特別是當發生在監所機構內。在傳統上,人權委員會將這些行

為定性為所有剝奪自由所固有的,拒絕讓這些行為進入到公約第

3

條的適用範圍。因之,以暴力迫使收容人返回其所逃脫之舍房或離

開其不願離開之舍房,不被認為違反第

3

條。相同地,與管理員爭

吵之收容人,先被置於隔離室,之後被帶往清洗室且被令脫衣,因

拒絶,再次送到隔離室,最後被束上控制囚犯的緊身衣,人權委員

會亦不認為這些嚴厲和粗暴的處遇是過度的。

85

甚至,打耳光或揮

拳打頭或打臉,亦不違反第

3

條。

86

這些決定是立基於保障監所秩

序和安全的考量上。

87

然而,在今天,此類立場已被撼動,人權法

院肯定收容人如同所有置於國家轄區下之人,享有不遭受國家人員

虐待之權利,甚至考慮到其弱勢地位而予以特別保護。

85

Comm. EDH, rapp. 3 octobre 1967, Zeidler-Kornmann c. R.F.A.

86

Comm. EDH rapp. 18 novembre 1969, Affaire grecque, p. 118.

87

以上人權委員會之立場,參見

Larralde

(

2006: 212-2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