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604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604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604

歐美研究

Wandt,

2004:

1342

)。還有一種可能產生的效應是,如果因無法精

確評估風險並通過保費定價來涵蓋風險,那麼一些保險公司會乾脆

退出某些產品的競爭,對投保人而言,可能因此無法享受一個充分

競爭的保險市場所能帶來的好處。保險市場多元性受到影響,是反

對無性別差異的保費定價方式者的一個重要論點 (

Wandt,

2004:

1342

;

Schwintowski,

2011:

171

)。

(

)

以性別區別保險費率對投保人產生之不利益

保險公司依據性別區分保費,若個體狀況與其所屬性別多數人

不同,但未受個別評估因而遭受個案不正義者,對其所造成的效應

之一是經濟上的負擔,亦即要繳比其原來應繳更高之保費。其次,

由於以性別區別保費,是以多數男性或多數女性呈現的生活習慣或

行為模式為準進行風險評估,少數生活習慣或行為模式呈現與所屬

性別的非典型個案被有意忽略,亦即這裡涉及「類型化」技術的運

用。如前所述,類型化並不一定違反平等原則,當特定群體成員之

多數具有據以類型化的特徵,且個案狀況被忽略的非典型案例數量

不多,則此類型化措施得因牴觸平等原則的程度不高而被肯定有存

在正當性 (

Jarass,

2012b:

120

)。換言之,如果從類型化措施的角度

切入,要檢討的是以性別區別保費有無過度概括的問題。本案總辯

Kokott

在最終提議中指出,由於社會變遷,基於過去社會氛圍形

成的男女傳統角色分配也隨之改變,這使得性別不再能夠作為準確

推斷與社會生活及行為方式有密切關連的個人健康狀態、平均壽命

等。例如不再只有男性才從事壓力大的工作、不再只有男性有抽煙

喝酒的習慣、不再只有男性喜愛從事高危險性的運動。

25

然而,從

25

GA Kokott, Schlussanträge vom 30.09.2010 in der Rs. C-236/09, Test-Achats ASBL,

Slg. 2011, I-773, Rn.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