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601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601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私人保險保費之前男女平等?

601

上尊重契約當事人的主觀意願、不以法律干預是否與如何締結契約

(

Jarass,

2012a:

69

)。前開契約自由核心內涵適用於自然人無庸置

疑,惟此等由人性尊嚴導出之個體自主性保障能否套用於法人實有

疑義 (

Jarass,

2010:

40

)。姑且不論人性尊嚴保障主體的問題,禁止

業者在保險領域採取統計性性別歧視,實際上不是禁止業者依據其

主觀偏好 (

subjektive

Präferenzen

) 決定是否與如何締結契約,因為

性別只是代理特徵,業者真的在意的是性別所表彰的風險係數,禁

止性別歧視原則於此並非禁止業者以預估發生保險事故機率的高

低為基礎來訂定保險契約,與直接禁止保險業者依照其偏好來決定

契約內容尚有不同,故應無侵害契約自由核心事項之疑義 (

Britz,

2008:

146

)。

契約自由是用以實現私法自治的重要機制。契約自由兩大核心

要素為締約自由與內容自由 (

Zöllner,

1988:

330

),因此立法者限制

契約自由的態樣有兩種:就是否締約自由 (也就是強制締約),或者

對締約條件內容作限制。對締約內容進行司法審查的密度可以比較

寬鬆,原因在於當事人仍有選擇要不要締約的自由,但若是對於是

否締約自由作限制的話,就會引發比較高的爭議,因為在這種情況

下,通常同時就契約內容為控制,否則強制締約就沒有意義,所以

對於締約自由限制的審查密度理應較高。禁止男女保費差別定價屬

對保險業者就締約內容條件的形成自由作限制,原則上無須嚴格審

查。用另一個角度來看,也可以得到方向一致的結果:歐洲法院在

運用比例原則審查與營業自由限制有關之措施時,一般採取寬鬆的

審查密度,除非該限制措施顯然不必要、不合比例才會被認定為牴

觸歐盟法 (

Jarass,

2010:

175-176

)。限制訂定保費所得依據之標準,

性質上是對營業方式為限制,而非涉及進入從事該營業活動的門檻

規定,依據歐洲法院之先前判決見解,判斷關鍵在於以男女平等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