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4期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593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593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私人保險保費之前男女平等?

593

個人實際狀況與條件,卻不是應該受到不利待遇者遭受不利之差別

待遇。統計性差別待遇所造成的「個案不正義」(

Einzelfallun-

gerechtigkeit

),亦是採取類型化 (

Typisierung

) 立法技術的法規範會

產生的問題 (

Britz,

2008:

134

)。類型化是制定法規範時經常使用的

一種立法技術,立法者之所以會使用類型化的方式來形塑構成要

件,是為了減輕行政機關適用法律的負擔,尤其針對某些案件量一

直都很大的行政事務領域 (例如稅法) 的法規範,立法者會刻意不

用行政實務上難以調查或確認之特徵作為構成要件,而另以其他在

實務運作上容易進行審查的標準加以取代,而此等實務上較容易適

用的標準之所以被選出當作構成要件,是因為依照一般經驗法則,

符合這個替代的標準往往即可導出系爭規範所應考量之事實存在

的結論。立法者在為類型化時只以通常會發生的典型案例作為考量

基礎,有意地忽略在少數非典型案例中會有的情況或特徵,即便這

些在少數個案中偶然會發生的事實於系爭規範脈絡下是具有重要

性的。不將這些少數個案的特別狀況納入構成要件的理由在於,如

果這麼作會使法條本身與適用法律的複雜性大幅提高。立法者採取

類型化的手段來制定法規範的問題在於,個案的特殊狀況會被忽

略,導致該個案沒有被正確地劃入原應歸入的類別,導致其適用原

不應適用的規範加以處理,與其他沒有錯誤適用規範問題的 (相同)

案件相較,有相同事務未受相同對待的情況,本質上涉及平等權的

問題 (

Sachs,

1987:

461

-

463

)。不過,因類型化立法所導致之相同事

務卻未受相同待遇,不必然會違反平等原則,而是必須檢視類型化

追求的目的與所增進的利益的重要性,是否足以正當化因此導致的

差別待遇。簡言之,類型化立法是否會被認定違反平等原則,主要

應依據比例原則加以判斷 (

Huster,

1993:

273

)。基於類型化與統計

性歧視,都是以大數法則為考量基礎,同樣都有忽略少數個案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