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97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97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什麼是仇恨言論,應否及如何管制

497

少數族群。

不過本文認為歐洲人權法院在論述上可能需要釐清幾個重

點,首先,同時強調真實威脅與預防性措施恐怕有衝突,以歐洲人

權法院所引述之美國最高法院

Virginia v. Black

判決而言,其強調得

禁止意圖恐嚇

(

intent to intimidate

)

之燒十字架

(

cross burning

)

為,因此不能只因其為燒十字架行為即禁止之,而必須有意圖恐嚇

之意思才得為之,

109

因而其本質上不是預防性措施。然而歐洲人權

法院卻將兩種論述放在一起,反而造成紛擾。

其次,在論述方法部分,歐洲人權法院並沒有釐清真實威脅與

急迫的社會需要兩種論述之差別,本文認為其實歐洲人權法院長久

以來所強調之急迫的社會需要審查原則,其本質上即認為必須有真

實威脅之存在,如本文前述歐洲人權法院強調,所稱之民主社會之

「必要」,必須達到「急迫的社會需要」才符合,而且當事國所舉

證之理由必須「相關且充分」。如果沒有確實之威脅,其實難以構

成急迫的需要。同時歐洲人權法院長久以來也強調,在證明急迫的

社會需要時,當事國所舉證之理由必須相關且充分,即是重視其真

實性。因而與其借用美國最高法院之真實威脅原則,不如持續堅持

長久所強調的急迫社會需要與相關且充分兩個原則,其實質內容便

是著重於真實的威脅。

三、消除種族暴力之義務

其實歐洲人權法院不只是關注種族仇恨言論,亦嘗試建構國家

消除種族犯罪之責任,此意見在

Abdu v. Bulgaria

110

呈現,本案當事

109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Virginia v. Black, 538 U.S. 343

(

2003

)

, p. 1.

Strasser

(

2011: 339, 361-363

)

.

110

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 Abdu v. Bulgaria, judgment of 11 March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