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4期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86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86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486

歐美研究

宗教領袖身分參與;第二,當事人之意見之前即為社會所知,並為

評論,節目中亦有不同意見呈現;第三,當事人之言論是在多元辯

論之場合發表。

88

最後歐洲人權法院認為土耳其違反公約第

10

條。

本文認為,在方法論及審查標準部分,很明顯地歐洲人權法院

採用兩種論證方式,而其重要區別依然是應否適用公約第

17

條。

首先,在

Hizb Ut-Tahrir v. Germany

Kasymakhunov and Saybatalov

v. Russia

兩個案件歐洲人權法院都適用公約第

17

條,然而在

Hizb

Ut-Tahrir v. Germany

,歐洲人權法院是直接以程序不受理駁回之,

而在

Kasymakhunov and Saybatalov v. Russia

,歐洲人權法院卻是以

實質判決認為因為當事人之行為違反公約第

17

條,因此不受保障。

而其實這兩個案件高度類似,歐洲人權法院卻可能出現程序決定或

實質判決之不同思考,反而無法形成穩定之方法論。

其次,有關是否必要適用公約第

17

條,其實如果仔細瞭解相

關判決內容,應可區別

Hizb Ut-Tahrir v. Germany

Kasymakhunov

and Saybatalov

v. Russia

兩個案件,與

Refah Partisi

(

the Welfare Party

)

and Others v. Turkey

此案件之不同,在

Hizb Ut-Tahrir Hizb Ut-Tahrir

v. Germany

Kasymakhunov and Saybatalov

v. Russia

兩個案件,其

政黨主張「以暴力消滅國家,並屠殺居民」,明顯地直接訴諸暴力,

甚至屠殺,因而才會導致公約第

17

條之適用,而在

Refah Partisi

(

the

Welfare Party

)

and Others v. Turkey

,其政黨是透過選舉而傳達其理

念,因而不應該直接適用公約第

17

條而否認其權利。其實歐洲人

權法院建立了兩段式防水閘,第一段是公約第

17

條,第二段是公

約第

10

條第

2

項及第

11

條第

2

項,而歐洲人權法院必須不斷闡明

什麼案件會在第一段防水閘被過濾掉,同時必須持續維持方法論之

88

Ibid.

, paragraph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