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73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73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什麼是仇恨言論,應否及如何管制

473

軍事審判庭已明確判定納粹屠殺犯罪事實成立。

應該強調的是在上述兩種途徑中,歐洲人權法院都是直接以不

受理之方式,直接駁回個案,其實並未以實質判決之方式為之,因

此可以顯現歐洲人權法院認為此項議題不需要做進一步之論述,其

已有明確之見解,相關案件都可以直接引用公約第

17

條而做成不

受理,而可能之區別只是要不要論述個案所牽涉之內容是否為「明

顯確認之歷史事實」。

在方法論上,本文認為應該著重歐洲人權法院適用公約第

17

條之情形及其創立之「明顯確認之歷史事實」概念。首先,有關是

否適用「明顯確認之歷史事實」概念,形式上看來,如同當時歐洲

人權委員會之適用情形,歐洲人權法院同樣沒有穩定之方法論,有

時候直接適用公約第

17

條,但是有時候透過其創立之「明顯確認

之歷史事實」概念而適用之,因而有論者認為,歐洲人權法院只有

在有人想要推翻歷史事實時,才會適用公約第

17

(

Belavusau,

2010: 384

)。不過其實吾人如果進一步探究歐洲人權法院之判決內

容可以發現,如果當事人直接討論或否認過去納粹、法西斯、攻擊

尤太人等相關內容時,歐洲人權法院會採用「明顯確認之歷史事實」

之理念,認定其內容違反公約第

17

條,如果言論不是討論或否認

過去,而是在現代時空之下攻擊尤太人,歐洲人權法院不會運用「明

顯確認之歷史事實」理念,而是直接訴諸公約第

17

條,進而認為

此言論不受保障。如果從此角度理解歐洲人權法院之相關判決,應

可釐清其思考脈絡。不過歐洲人權法院的推論方式也被批評為狹隘

的,因為法院又如何能決定哪些事件歷史學家已不再爭辯

(

Pech,

2009: 27, 36

),這種方法論其實是劃定「禁區」,而且只適用在有

關納粹,或是攻擊尤太人之言論,但是不適用在亞美尼亞

(

Armeni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