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322 / 45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322 / 45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322

歐美研究

國際組織或其他團體

(

other body

)

之個人,經其國家或組織指定並授

權參與理事會一項或多項會議,對動議或修正案不具投票、提案或附

議之權利,並符合理事會所訂之其他此類條件,持有其被任命之憑證

文書者」

(

ICAO, 2007: 2

)

15

此外,該程序規則第

32

(

a

)

項之規

定,也有助於我方的參與。該條文為:「理事會可邀請非締約國與國

際組織或其他團體

(

other bodies

)

由一或多個觀察員來代表出席各項

會議」

(

ICAO, 2007: 13

)

此等相關規範,或許為我方的參與提供了

些許詮釋的空間,因為理事會程序規則提供了理事會邀請其他團體參

與國際民航組織會議的權限。

美國也運用了參照權力與資訊權力,尋求其他盟國的共同支持,

甚至使該盟友可以在過程中扮演兩岸之間溝通的角色

(

Glaser, 2013:

37

)。

2013

10

3

日,美國亞太副助理國務卿梅健華

(

Kin Moy

)

演說中指出臺灣出席國際民航組織大會是經由「國際對話與合作」

(

international dialogue and cooperation

)

而成

(

Moy, 2013

)。此處「國

際對話與合作」主要係指

2013

年間,美國曾與歐盟、日本、中國大陸

等會員,以及國際民航組織理事會成員商談,希望各方支持臺灣以觀

察員身分「有意義地參與」國際民航組織該屆大會。

16

美國亞太事務

助理國務卿羅素於

2014

4

月也證實,當時國務院官員曾與臺灣方面

會晤以協助臺灣「有意義參與」國際民航組織

(

Russel, 2014

)。美方此

時強調「國際對話與合作」,也試圖反制中國大陸所認為,臺灣的參

與須歸功於中國大陸同意之說法

(

Kan & Morrison, 2014: 25

)。

美國對我國之支持,與其他國際社會成員之支持有相輔相成的效

果。舉例而言,歐洲議會於

2010

3

10

日通過決議案,其中包括

15

條文中譯請參閱高聖惕

(

1998: 84

)

16

與美國在台政策界人士訪談,臺北,

TPE-1101

2014

1

月;

TPE-2102

2014

6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