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3期 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321 / 45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321 / 45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美國支持臺灣參與國際民航組織之研究

321

『臺獨』、堅持『九二共識』基礎上,『求一中架構之同,存一中內

涵之異』。」

在美國的支持下,我方較能開展與中國大陸方面的對話,或是默

契交流,而中國大陸也必須顧及美國方面的立場,若不接受美國的調

停角色,未來在其他議題上或許難以得到美國的合作。這顯示美國居

間調停時,其參照權力的重要。正如同裘兆琳教授所指出,我方得以

2009

年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美國的支持給予了中國大

陸某種程度的壓力,最終得以成事

(裘兆琳,

2011

)。在我國本次推動

參與國際民航組織的過程中,兩岸關係持續和緩,或有助於中國大陸

願進一步思考我國的國際空間的問題,但美國方面對我方立場的支

持,事實上有助於維持我方與中國大陸就此事互動的一個平等地位。

另一方面,我方對於尋求以觀察員身分加入國際民航組織一事需

要針對芝加哥公約本身的限制有所因應,美國作為調停者的專業權力

在此也有所展現。由於設立國際民航組織之

1944

年芝加哥公約本身對

於觀察員地位並無明確規定,且締約國受限於主權國家,近年則有部

分國際組織以觀察員身分出席大會之實踐。

14

依據「國際民航組織大

會議事規則」看來,僅有「非締約國」與「國際組織」得以獲邀參與

大會。然在實踐上,近年許多國際組織如歐盟也獲邀以觀察員身分與

會,但另一方面,相關條文的硬性規定確實也限縮了我方參與的空間。

我國本次得以與會,與國際民航組織「理事會程序規則」(

Rules of

Procedure for the Council

)

之相關規定有關。「理事會程序規則」有

關觀察員之定義為:「代表未於理事會佔有席位之締約國、非締約國、

14

該公約明確提到

observer

一詞處,僅第

26

條論及意外事件調查

(

ICAO,

(

2006

)

關於該公約對於觀察員鮮少提及之原因,主要原因是公約本身的普遍性,使得各

國容易成為公約之締約國,故制訂當時並未特別考量觀察員之安排,請參閱高聖

(

19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