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312 / 45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312 / 45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312

歐美研究

持我國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國際民航組織,同時表示我方也積極爭取

參與該組織轄下各專業委員會

(汪淑芬,

2010

)。

2010

10

月間,

在國際民航組織大會開議後,美國行政部門首次公開支持我方具體

以觀察員身分參與該組織

(劉坤原,

2010

)。

以參與的策略而言,我方尋求作為觀察員,有意義、有尊嚴參

與國際民航組織大會,同時在操作層面上,講求彈性、務實

(曾依

璇,

2010

;謝佳珍,

2009

)。換言之,觀察員地位是目標,但在作

法上會採取務實且具彈性的作法,希望不會像爭取加入世界衛生大

會花費如此長的時間

(曾依璇,

2010

;劉坤原,

2009

)。美國國會在

推動相關議案時,也是以協助我國以觀察員身分參與為首要目標。

此種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國際民航組織大會為目標,但在名稱上

保持彈性的策略,應當是與相關國家商討之後的結果,但名稱上的

彈性,是以「中華臺北」作為底線。如我方在世界衛生大會的各項

參與中,美國方面一直希望確保我方的名稱可以維持一致為「中華

臺北」(

Glaser, 2013: 38

)。據此,馬英九總統於

2012

6

19

接見聯合國學術系統理事會

(

Academic Council of the United Na-

tions System; ACUNS

)

候任會長威廉斯

(

Abiodun Williams

)

時即表

示,我國同時以「中華臺北」名稱、觀察員身分、衛生部長頭銜參

與世界衛生大會之相關會議,接下來還希望能參加國際民航組織及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等相關活動

(黃名璽,

2012

)。此一談話,

可以被視為我方參與國際民航組織策略更進一步的說明;而我方此

一蓄積能量,爭取支持的作法,也正向地反映在美方對我之態度。

我方提出以功能性為主的訴求,有利於爭取其他國家之支持。

舉例而言,在未能正式參與國際民航組織的情況下,我國以自身力

量及資源的投注,在所轄

18

萬平方浬範圍之「臺北飛航情報區」

(

Taipei FIR

),積極與周邊國家及美國等國際民航組織正式會員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