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2期 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63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63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抒情敘事詩與濟慈之詩人本體的認同

263

白色的山楂和野薔薇

蓋在葉子下迅速凋萎的紫羅蘭;

五月中旬最大的小孩,

正在綻放的麝香玫瑰,上面的露珠有如酒般。

(

46-49

)

這個詩節除了在客觀的敘說中揉合了主觀的情思外,亦提供了一個

解讀時空的重要向度。詩人先描述其周遭的環境,再提及他對季節

的直覺感受;一個敘事即因此而展開。史柏利以為這個詩節是一個

成功的共感覺 (

synesthesia

) 的意象 (

Sperry, 1973

:

265

)。但是,或

許可有另個解釋:表面上,濟慈成功地建造了一個莎士比亞般的花

園 (

Allott

,

1970

:

528

)。

23

然而,在深層的含義中,他的幻想第二

次破滅,而現實感再度入侵。在描繪愉悅的夏夜時,此詩行「夏日

傍晚蒼蠅的纏飛」(第

50

行),在未來濟慈的醒悟中,變成了第二個

象徵性的線索。對此,范德勒以為蒼蠅的嗡嗡聲表示了詩人正處於

其「天堂般的幻想」之最後階段 (

Vendler, 1983

:

92

)。但如上述,

此詩行或許隱喻了醜陋的現實,而這是濟慈的個人感知。蒼蠅的嗡

嗡聲破壞了美麗的景象,營造出與前文大相徑庭的強烈對比,而形

成了一個相反敘事。由此可知,嗡嗡的蒼蠅聲之意涵很深,因其象

徵了夜鶯的世界並非完美。此外,該字眼「纏」(

haunt

) 也加強了

令人厭惡的感覺。這些外相交雜了個人的感受,為將來詩人必得改

變立場而心情惆悵預留了伏筆。但是,到目前為止,詩人並未留心

此線索;他仍一樣地情執於鳥兒的世界。

全詩中,第六個詩節是最可看出詩人主觀的情思。詩人對夜鶯

世界的認同於此時達到了高峰;於是,其內心深處的想法即逐漸浮

上檯面。在描述外境時,鳥兒的世界喚起了詩人的死亡欲望 (

death

23

濟慈或許受到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

(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II, i, 249-52

)

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