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62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62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262

歐美研究

天日的地方。維多‧雷姆 (

Victor

J

.

Lams

,

Jr

.) 和渥道夫認為這一行

詩表示了濟慈對華茲華斯探索人類心靈黑暗面的描寫 (

Lams

,

1973

:

426

;

Waldoff

,

1985

:

122

)。但胥茲論辯此種狀況為「存在意義的完

全喪失」(

Sheats, 2001

:

91

)。然本文卻以為這行詩表徵了詩人在黑

暗中的摸索;即,詩人對夜鶯所代表的理想之搜尋。如依此言,這

個面向可讓我們與詩人在創作〈賽姬頌〉時,他的心靈探索做連結;

而此點已在前論證了。簡言之,〈賽姬頌〉及〈夜鶯頌〉兩首詩均

表示了濟慈對其詩人本體的追尋。如再回原點審視對此詩行上述的

四個不同的詮釋,可發現此四個觀點均聚合在濟慈的主觀意識上;

也就是說,此詩行又是另個外現透隱內思的例子,是行成功的抒情

敘事詩句。而在看詩人於第二個階段的心境轉變中,第

38

行是第

一個線索。在此行中,除了光源缺乏外,詩人的措辭也指涉出其個

人的心意,如其用了「但」這個字,因此字喚起了現實感。在表示

否定時,「但」是個強而有力的字眼;且因它是個極簡的字,相對

言,反精簡有力。此字的出現代表濟慈的心態已在改變,也再次影

射他可能會面臨難題。即言這個字在表面上雖僅在說明鳥兒國度的

黑暗,但在底層下,詩人的主觀意識卻似已快出現亂流。此外,下

文的語詞亦交混了主客觀的界面,如出現在「幽黑的蓊鬱與迂迴的

苔徑」(第

40

行) 中的語彙:濟慈仍在呈現夜鶯的疆土;然客觀的

「幽黑」與「迂迴」,會給人一種主觀性且負面的聯想。這二個字

暗示如果詩人想探索鳥兒的世界,該世界可能是個迷宮,故他需投

注許多心力,而結果可能是無功而返、或是功敗垂成。然而,詩人

此刻仍未留意此些負向的字詞;所以,他仍沉迷在其遐思中。

在第五個詩節,即令前述的現實感已初萌,詩人對鳥兒的世界

仍相當的執著。在這個詩節裏,詩人依然為夜鶯的世界著迷,因它

是個「有柔和的香氣」(第

42

行),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