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56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56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256

歐美研究

一口葡萄美酒!已在……

一杯斟滿的南方之溫暖。

(

11

15

行;斜體字為本文

作者的強調

)

自這二個驚嘆平行句中,我們可察覺詩人想與鳥兒的世界合為一體

的熱望,因詩人欲酌飲來自夜鶯世界的葡萄美酒,且希冀住在鳥兒

的溫暖國度。此處得說明一個重要的文批概念:在濟慈嘗試與模仿

的其他前輩詩人中,莎士比亞是其首要的對象;

21

但濟慈之成為典

範詩人亦因其能推陳出新,甚至發展出濟慈頌體。異言之,莎翁式

的十四行體 (

Shakesperean

sonnet

) (

Cuddon

,

1999

:

813

-

814

) 之文

意結構在此詩節中充分展現,亦即此詩節可分為兩組各具一個獨立

想法的四行體 (

quatrain

),及一個作為結尾的偶句 (

couplet

) 以解答

或評議前面之看法;然而,濟慈對頌體的創新也就是此十行詩的結

構。濟慈頌體雖較莎氏的十四行體少了一個四行體,但此型式卻無

損其擬欲表達的立場;反而因此結構精萃了他的文意 (

semantics

)

及意象 (

imagery

),更突顯詩人想傳遞的訊息。尤其,因頌體本身

可允許較十四行體更長的長度,故詩人可有更多的想像空間,以更

完整地發揮主題和個人情思。所以,在論述濟慈頌體詩律時,〈賽

姬頌〉仍屬實驗階段;但〈夜鶯頌〉中,濟慈頌體的格律已完全成

熟,故詩人進而沿用到其他的春天頌詩 (除了另個時期所創作的〈秋

頌〉外) (

Bate

,

1963

:

498

)。由上得知,因莎士比亞式的四行體之故,

此詩的邏輯結構性很強:在前四行,詩人描述其欲品酌來自花神之

田園鄉間、和深埋地下的沁涼陳年葡萄美酒 (第

13

12

行),並於

21

莎士比亞對濟慈的影響,請見早期的文批家

John M. Murry

之書

:

Keats and

Shakespeare

(

1925

)

,

Studies in Keats

(

1972

)

,

Studies in Keats, new and old

(

1974

)

;及

當代學者

R. S. White

之書

Keats As a Reader of Shakespeare

(

1987

)

,

John Keats: A

Literary Life

(

20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