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51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51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抒情敘事詩與濟慈之詩人本體的認同

251

讀〈夜鶯頌〉中的抒情敘事,以豐富對此名頌的賞析。

在幻夢敘事的理論中,有兩個主要的術語:移位 (

displacement

)

與濃縮 (

condensation

) (

Buchanan

,

2010

:

95

,

135-136; Herman et al.

,

2010

:

126

),即個人的「本我」(

Id

) 在現實面 (

reality

) 未得到滿足

時,因此於夢中轉化 (

transform

) 情境,此種轉化的過程即所謂的

「夢中運作」(

“Dream-Work”

),而此種方式可使個人的願望滿足

(

wish

-

fulfillment

)。換言之,作夢時,夢中所出現的景象是有所指涉、

具意義的 (

meaningful

);即是因果互聯的 (

Herman et al.

,

2010

:

126

)。而它出現時,已不再只是單一的景象,而可能是串連的夢中

情思 (

dream

-

thought

)、或恐是個合成的 (

composite

) 景象。夢中情

思的組合和其界線的模糊可讓原本清楚、且定位明確的景象重新壓

縮 (

condense

)、洗牌、移轉 (

shift

) 或以亂碼出現;簡單地說,即一

切與常態常理相反。濟慈的〈夜鶯頌〉所呈現的敘事與「幻夢敘事」

的理論相同;故本文於此用「幻夢敘事」來解析此詩中所用的文學

技巧和模稜兩可之詩人本體。

評論家形容濟慈的〈夜鶯頌〉是首「象徵性的辯論」;

20

而本

文以為這種辯論根源於詩人的內心掙扎,因此辯論成為此詩的主軸

情節。對濟慈言,夜鶯為理想、永恆與藝術/音樂的表徵,所以,

詩中的辯論以詩人對夜鶯所作的回答為中心;易言之,辯論讓此詩

的情節繼續發展下去,且解釋了情節發展上的突然轉折。傳統上,

文批家以「削減法」(

Randel

,

1982

:

52

;

Wasserman

,

1953

:

178

-

223

)

來論證詩人如何自覺他內心的衝突,並嘗試找到一個更適合的方

式,來解決其自身的問題。然而,一個基本的概念似乎被忽略了:

20

Randel

(

1982: 55

)

,此論文原收錄於

David Perkins

的《永恆的追尋》

(

The Quest

for Permanence

(

1959: 299

)

。柏欽主張濟慈為現代詩的主要先驅之一,因為在其詩

中,他用了「象徵性的辯論」

(

symbolic deb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