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47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47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抒情敘事詩與濟慈之詩人本體的認同

247

我受到啟發的眼睛,我看、我歌」,這行詩即是此詩的敘事中心。

此行詩清楚宣示了濟慈的主動、自信與其詩人本體。雖然渥道夫、

史提亞與保羅‧胥茲 (

Paul

Sheats

) 都觀察到了濟慈於此行中所表現

的自信,然而他們尚未自著作權的觀點來論證。因之,本文建議這

行詩表達了濟慈的詩人身分與責任,因他展現身為作者的主控權與

自主性。在客觀、非個人面上,濟慈用他的靈視想像力為賽姬創造

了一個地方、一個名字、與一段歷史。同時,於主觀、個人面上,

濟慈與賽姬形象重疊合一,以藉由賽姬來頌揚自己,並為其建立了

一個詩人的事業。易言之,此詩行表明了濟慈以一個詩人的角色訴

說賽姬的故事 (淺層面) 與他的故事 (深層面)。

在檢視第二個面向,以證明濟慈是個現代詩人時,會牽涉到他

的個人特質與表達的立場。史柏利指出濟慈成為一個吸引讀者的詩

人,是因該頌詩中有「內化與主觀性」(

Sperry, 1973

:

255

)。包納德

則辯證,以為此詩反映出作者孤立的自我意識 (

Barnard, 1993

:

103

)。然而,本文卻持有不同的觀點:濟慈把賽姬變成一個「現代」

女神,因此與之自視為「現代」詩人的身分相平行。濟慈會用他溢

切的表達技巧和豐富的想像力──「運作的頭腦所搭起的花圈棚

架」(

the wreath’d

trellis

of

a working

brain

) (第

60

行)──為賽姬蓋

起一座「現代」的寺廟。這座廟宇不是蓋在石頭上,也不蓋在某個

地方,而是蓋在一個詩人心中「尚未走過的地方」。因此,賽姬變

成濟慈的私人女神。此外,獻給賽姬的花永遠不同,因為幻想園丁

(

the

gardener Fancy

) (第

62

行),或是濟慈的想像力,即其「幽暗的

心思」(第

65

行),會一直不斷地創造與反創造 (

compose

and

de-

compose

)。因之,濟慈的賽姬神殿自然把賽姬與其他傳統祭祀女神

的方式分開;所以,賽姬變成了一個「現代」的神明。濟慈想像力

中的現代性,再一次表現在其詩人的聲音上,進而展露了其逐漸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