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48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48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248

歐美研究

展的作者意識與自信。

在〈賽姬頌〉中,著作者的聲音 (

authorial

voice

) 於濟慈的詩

人本體的演變上是個關鍵性的主題。史柏利觀察到第四個詩節的開

端,濟慈的作者意識逐漸增加 (

Sperry, 1973

:

255

)。胥茲甚至認為

濟慈在敘事技巧上反映出他是個滿腔熱情的叛逆者,而且精於行文

掌控 (

Sheats, 2001

:

87

,

89

)。史柏利與胥茲二位文批家確實對濟慈

的敘事有中肯的評述。於此詩中,濟慈的詩人本體的自信展現與其

詩文的發展有平行、並列的關係:自第二個詩節起,詩中的語調即

已往上揚升,並在第四個詩節達到頂點。象徵性言,在此詩一開始

時,說書的詩人尚未肯定自己;而這種不確定性特別可從他看到賽

姬的反應得知。包納德主張濟慈的幻夢─幻象 (

dream

-

vision

) 是詩

人質疑幻象真實性的舉動 (

Barnard, 1993

:

101

)。但是,要瞭解幻象

的話,最好自濟慈的詩人本體的轉化來審視。也就是說,濟慈若不

是過於謹慎而變得膽怯,即是自我懷疑;我們可由下列詩行來進一

步瞭解。仿若他可能會褻瀆賽姬女神般,詩人為此請求女神的寬恕

(第

3

行)。濟慈的怯卻或疑慮反映在他看到賽姬這個影像時,他困

惑了。如上述,詩人懷疑他是否有看到賽姬:「確定我今天作了夢,

或是我看到/有翅膀的賽姬張著眼睛?」(第

12

行)。

上文提及,擁有想像力是一個詩人基本的特質。如果一個詩人

會懷疑他的靈視想像力,即表示該詩人對其詩人本體的認同缺乏自

信;因此,這兩行詩暗示了濟慈的自我懷疑。但是他的這種結結巴

巴、疑惑未定的語調逐漸消失,而顯現出自信的聲音。尤其是,他

的自信證明了他身為現代詩人的心態 (

psyche

)。就如同史柏利堅信

的,在所有濟慈的頌詩中,自〈賽姬頌〉的第一個詩節移轉到第二

個詩節是「最」顯著的例子,因其「標示了自無知轉換到有知與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