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43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43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抒情敘事詩與濟慈之詩人本體的認同

243

建立在一個原型的情節上:冥府之旅;所以,我們在此詩的最後一

個詩節,可窺見濟慈所描述的冥府世界:「黑壓壓的樹林」(第

54

行) 與「嶙峋陡峭的山脈」(第

55

行)。

由上得知,賽姬代表靈魂,而濟慈用此神話人物來確認他自己

有能耐可接受靈魂的磨練和可努力而得到詩人的本體特質。所以,

賽姬的擬人化可幫助濟慈接受失敗、攻訐、或是任何意想不到的打

擊,如同他在

1819

4

21

日寫給其大弟與弟妹的信上之言:

叫這個世界為,如果你願意的話,「磨練靈魂之谷」……他

們不是靈魂,直到他們已得到其本體特質,直到每個人都有

個別性?……你沒有看到世界的苦難和麻煩是必須的,進而

教育每個人,使其變聰明與磨練其靈魂?

(

Rollins, 2001: II

,

102

)

14

如同賽姬得到陰界或是幽冥中接受試煉般,濟慈也在黑暗中摸索,

不管是情感上或是事業上。他於

1819

3

19

日至

4

15

日寫

給其大弟與家人的長信上表達了他的擔憂與害怕:「我仍年輕,故

可隨便亂寫──在完全漆黑中努力地利用微弱的光源──我不知道

我的方位在哪裡,因我不知道任何人的意見,也不知道如有的話,

是否 (對我) 有肯定」(

Rollins, 2001: II

,

80

)。

15

濟慈那種心靈混沌

不明的壓迫感極大,因為他再次強調其心靈之光的失落:「我幾乎

是在黑暗中寫作」(

2001: II

,

82

)。如果帶進前指的「黑壓壓的樹林」

14

原文:

“Call the world if you Please “the vale of Soul-making” . . . they are not Souls

till they acquire identities, till each one is personally itself? . . . Do you not see how

necessary a World of Pains and troubles is to school an Intelligence and make it a

soul?”

15

原文:

“I am however young writing at random

straining at particles of light in the

midst of a great darkness

without knowing the bearing of any one assertion of any

one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