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2期 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55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55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抒情敘事詩與濟慈之詩人本體的認同

255

首頌詩與濟慈之間或許有關係:詩人想瞭解為何他因諦聽夜鶯的歌

曲而有不同的體驗,及此些體驗對其心緒的衝擊。就如史詩英雄般

(舉例言,伊尼亞斯 [

Aeneas

]),濟慈努力想要清楚界定他的真實情

感:「不是因為嫉妒你的快樂,/而是在你的快樂中,我實在太快

樂」。詩人想自外相上往內求;以便明白事實層面所帶給他的個人

意義。同時,也仿彿史詩英雄一樣,詩人也有他的宿命:依濟慈的

例子言,他必要與夜鶯的「快樂」合而為一。換言之,在評論此段

敘事時,我們注意到一方面詩人要保持客觀,以靜心欣賞夜鶯歌曲

的美妙,而不妒羨夜鶯,即所謂的非個人化的藝術表現;但同時,

如承續上面吊詭的論點,他又必要能深入地感知 (

empathize

),方能

去體驗鳥兒的快樂,而他也才能快樂;猶更甚言,他能將快樂給滿

溢出來,而才能「實在太快樂」。而這種同感共鳴 (

empathy

) 表現

了另種個人化的藝術。因濟慈可以感受到鳥兒「在夏季時,放開喉

嚨高歌」(第

10

行) 的快樂,故這又是另個主觀中含客觀,客觀中

夾主觀,即抒情與敘事交融的另一例。

詩人對夜鶯世界的熱望可以再自他的驚嘆句與平行句的敘事

技巧中看出來。在濟慈熱愛夜鶯之歌的前提下,於第二個詩節中,

可引進另個詩人的渴念:對溫暖的南方之殷望。如同渥道夫所觀察

的,在第二個詩節的第

14

與第

15

行,以驚嘆句的「噢」(

O

) 表示

了他對某物的渴求或某物的缺乏 (

Waldoff, 1985

:

121

)。雖然「噢」

這個字看似簡單,但在敘述時,其實簡單的字反而更可清楚地指出

事實真相,特別是此字是個直接表達個人情緒的驚嘆字眼,因此,

則愈外延出其主觀性;讀者的好奇心反而被挑起,越想仔細探討為

何詩人想融入鳥兒的世界。在此詩節中,除了「噢」這個字外,其

平行手法也強調了濟慈的嚮往;而平行技法的重要性已在前文論

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