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2期 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08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08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208

歐美研究

爾與馮特在「民族心理學」中,透過語言研究所要完成的任務。

正如在歷史比較語言學中,由

Bopp

開啟的橫向比較研究,與

格林開啟的縱向比較研究所顯示的,語言既出自人類本性之要求,

從而具有本質的一致性,但語言又因民族的獨特個性,而表現出結

構的差異性。同樣的,那些與語言學同時在浪漫主義運動中發展出

來的文化科學,像是神話、宗教、藝術、文學、科學、習俗、法權

等,也都一方面是普遍存在人類社會的基本現象,但它們也都因民

族的不同,而表現出不同的形式、風格與組織形態。語言與神話等

文化科學,都是我們在民族的歷史生命中所能看到的基本現象,它

們與語言學一樣,都應有形成其民族差異性 (但對其成員內在一致)

的內在形式基礎。它們都是研究民族之內在精神活動的「民族心理

學」,應詳細加以研究的對象。史坦塔爾與

Moritz Lazarus

因而說:

那些凡能從精神最內在的基礎,來解釋他們在語言、宗教、

藝術、文學、科學、習俗、法權與社會等歷史現象中所發現

到的事實,或簡言之,那些凡能對諸民族的歷史生命之各方

面加以研究者,並能致力於將這些事實回溯到它們的心理學

基礎者,都是我們就教的對象。

(

Lazarus & Steinthal, 1860: 1

)

而馮特則更進一步強調,正如同語言學需要語言心理學作為後設的

研究基礎一樣,像是神話學、習俗史這些文化科學的研究,也應從

心理學的角度,就語言、神話與藝術等,作為「與人類的共同生活

聯繫在一起的精神現象」,來研究它們「與人類本性之間的普遍關

係」。對此馮特說:

[

民族的文化狀態、語言、習俗與宗教想像

]

這些對象不應只

是如同文化史、習俗史、語言學與宗教哲學這些特殊的科學

分枝的課題,而是近來大家都覺得有必要,應就這些對象與

人類本性之間的普遍關係來加以研究,它們因而也大都成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