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05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05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身體姿態與語言表達

205

手勢與語言有共同的成長點,它們有共同指涉的相同思想內

含,但它們的發展卻有不同的形態,手勢在各階段都是以「整體-

綜合的全體性表象」來表達思想,而語言則是以「線性-切分的分

析性表象」來表達思想。我們在表達思想的言說中,交相運用手勢

與語言,而這顯示言說者的思想,惟有經由「說話-手勢的形構」

(

Utterance

-

gesture

formation

) 才能發展完成。

McNeill

因而與

Kendon

一樣,都支持手勢與語言的夥伴理論。他主張如果我們要

認真看待手勢與言說是同一個過程的兩個不同側面,那麼最好的理

論進路即應將此過程理解為「手勢想像與口語/語法結構的辯證」

(

dialectic

of

gesture

imagery

and

verbal

/

linguistic

structure

) (

1992

:

245

-

248

)。借助

McNeill

這個辯證架構,我們可以不訴諸浪漫主義

的悲觀情調,而是以語言心理學的透徹研究,批判西方語言學研究

的語音中心主義,其實是讓「線性-切分的分析性思維模式」占了

上風,但卻忽略了人類「整體-綜合的全體性思維模式」的重要性。

馮特在手勢的分類上,只重視訊息傳達的手勢,而在手勢語的

句法學研究中,則忽略透過語伴手勢來研究言說與手勢之間的關

係。透過

Kendon

對分節手勢的觀察,以及

McNeill

對於手勢成長

點及其與言說之辯證關係的觀察,我們也更能確立,手勢能在言說

語言的線性-切分的分析性表象建構形式外,表達出人類整體-綜

合的全體性思維方式,這些深入的探討大大超越了馮特的研究成

果。但馮特不從今日語言的固有形態來看語言,而是試圖從語言起

源論的後設批判,指出:原來作為表達運動的聲音姿態,在轉變成

語音語言的過程中,實必須將其意義指涉的基礎,奠定在手勢的身

體性建構之上;透過手勢語的句法分析,則可顯示人類語言的直觀

性優先原則,對於我們建構世界觀點的重要性;而借助對聲音語言

取代手勢語言的發生學闡釋,我們可以意識到,用來表達人類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