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83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83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身體姿態與語言表達

183

義為何。這個句子之所以無法表達,即表示我們的手勢語句法規

則,是受手勢之直觀性原則的約束。

綜合以上三點,馮特因而說手勢語句法學即受以下三個心理學

原則的規範,用他的話來說就是:

手勢語的句法特性可歸諸兩個條件:首先可歸諸它嚴格遵守

的原則,亦即個別記號彼此相續的秩序,是依據它們在直觀

中彼此依待

[

的關係

]

而定;其次可歸諸個別記號之相對而言

較為緩慢的排列順序,這因而要求,當一符號本身不清楚時,

它即需經由前置

(

或非後續

)

的符號來表達它的意義。當這兩

個設準都滿足了,第三個條件就產生作用:當一表象比另外

的表象更能激動情緒時,那麼我們就有必要先表達這個表

象。對於手勢語而言,若它要滿足這種需求,但又不要違反

直觀性與可理解性的條件,那麼他就必須借助一個重要的手

段,即是將整體關連在一起的思想,分解成好幾個句子。

(

Wundt,

1904: I, 221

-

222

)

三、手勢語與意義的身體姿態構成論

當代學者

Adam Kendon

批評馮特的手勢區分缺乏明確的原

則,初步看來,的確像是指示、表現與象徵手勢的區分,是根據手

勢的記號學性格來做區分,但像是比劃與固定手勢,卻又是依手勢

表現的方式來區分 (

2000

:

58

)。但馮特對於手勢區分的重點,並不

在於提出完整而窮盡的手勢分類,而是要建立一個意義的身體姿態

構成論。馮特的問題顯然是更根本的,因為對他來說,手勢如果要

成為語言的一種表達方式,那麼我們就必須說明,它如何能從作為

物種共通的情緒運動的手勢,過渡到傳達個人思想的語言媒介。或

者說,它如何能從不隨意的反射運動,變成個人有意圖的思想表

達。手勢要成為語言溝通的媒介,它的意義必須具有普遍的可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