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55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55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身體姿態與語言表達

155

二、內在語言形式的語言心理學闡釋

透過上述邏輯學與文法學的區分,史坦塔爾認為他說明了以下

兩點:「一就消極面來說,[這顯示] 語言與思想既非同一,語言的

形式與思想的形式也非同一。……二就積極面來說,若排除只觀察

語言之實質材料的聲音學不論,文法學的真正任務應在於展示,相

似於藝術作品,為了呈現出思想,或為了使思想能被意識到,則語

言究竟應如何運作」(

Steinthal, 1871

:

60

)。他並由此指出,若我們

的思想必須透過語言來呈現,那麼思想的形式與語言的形式就不能

是同一種東西,否則必然造成不邏輯的思想是不能言說的結果,然

而對人而言,顯然再怎麼愚蠢的邏輯錯誤也是可以言說的。文法學

的基礎因而在於內在語言形式,而不在於思想的邏輯學。內在語言

形式的精神法則若不能以先天普遍的邏輯作為研究的基礎,那麼內

在語言形式所具有的普遍有效性,也就不是來自抽象的普遍性,而

應來自歷史的真實性。這使得史坦塔爾主張,文法學原則的研究,

仍應回到「語言起源論」的歷史發展過程。他說:

若不仔細分析與深入研究語言的本質、語言與精神活動的多

重關係、語言在精神的經濟學中的功能,以及語言在精神發

展中的有效作用,我們如何希望能找到文法學的原則呢?我

們必須從語言起源的探討開始,進行這個研究。

(

1871

:

73

)

在此,史坦塔爾並不像歷史比較語言學想透過根源語的重構,

來還原在語言起源時期中的原始語,因為歷史比較語言學所做的歸

納比較,並不能提供具有必然性的法則。在有文字記載以前,語言

早已存在。透過比較有文字紀錄的語言,並不能提供創造語言之精

神活動的法則。他因而與洪堡特一樣,都主張語言起源論應研究的

是,找出那些能說明語言究竟如何可能的精神性條件。他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