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78 / 15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78 / 15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78

歐美研究

爭的事實。以

1950

年代香港的一般行業收入來作為比較的基準,

當時一名教師的薪水一個月約

300

元港幣上下,張愛玲寫一本書可

以賺進

8

個月的薪水。如果與當時香港一般報紙稿費相比,當時投

稿的稿費每千字港幣

5

(單德興,

2009: 128

)。如果以天風版一

頁約

500

字計算,每

2

頁有

1,000

字,《秧歌》一共有

160

頁,因

此,投稿香港一般報紙可得

400

元港幣,但是投稿香港美新處,可

以得到約

2,400

港幣,整整

6

倍的稿費。所以,即使張愛玲為稻粱

謀而寫作,在當時的香港社會,她仍擁有較其他人高的文化資本,

以及因此而賺取的經濟資本。所以,對張愛玲的「為稻粱謀」論述,

仍必須放回時代的脈絡下來理解。

除此之外,還可以怎樣看待《秧歌》和《赤地之戀》呢?到了

2011

年,陳建忠從「流亡文學」的視角來重新閱讀《秧歌》和《赤

地之戀》。以張愛玲作為知識分子的見證者,看她如何在反共和自

我反思之間書寫,不管在上海或香港,張愛玲所採取的是一種流亡

的姿態,但另一方面,卻又與政治糾葛難分難捨。儘管如此,張愛

玲仍寫出了最具個人特色、反思共產黨、知識分子和農民的反共文

(陳建忠,

2011: 282

)。相較於前幾種論述,陳建忠在文中嘗試

回答張學研究中有名的「歷史公案」,究竟張愛玲是不是被美新處

授權書寫?她因此而聽命行事嗎?是不是有類似情節走向的寫作

計畫大綱?直到目前為止,幾乎所有的張學論述,都是以水晶

(楊

沂) 在

1970

年代的一篇訪問記,以及高全之在

2002

年訪問曾任香

港美新處處長麥加錫

(

Richard M. McCarthy

)

訪問稿作為參考答

案。陳文採用的方法是將

commissioned

重新詮釋,

1

譯為「委託」

1

關於水晶將

commissioned

翻譯成「授權」的問題,在陳建忠

(

2011

)

之前,符立中

〈向左走向右走:從左傾到反共的張愛玲〉

(

2007

)

一文中,就指出

commissioned

翻譯成「授權」的不適切,而認為該詞應該翻譯成「委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