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25 / 15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25 / 15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不為人知的張愛玲

125

的痛苦,良心並沒有什麼對不起人的地方,但是他雖然這樣告訴自

己,仍舊像吞了一塊沉重的鉛塊下去,梗在心頭」(張愛玲,

1991a:

74

);或是「在那陰寒的下午,房間裡的空氣像一缸冷水一樣,坐久

了使人覺得渾身鹽潮滷滴,如同吃食店裡高掛著的一隻滷鴨」

(

118

)。又例如描寫公車上的情景:「大多數人都不理會,只是攀著

車桿站著打盹,把車票啣在嘴裡。疲乏的蒼黃的臉;玫瑰紅的狹長

的車票從嘴裡掛下來,像縊鬼的舌頭」(

128

)。讀者從這些精確又生

動的比喻中,仍舊可以看到張愛玲的風格。

再以對人性幽微面的掌握來說,如果以高夫曼

(

Erving

Goffman

)

運用戲劇學的理論,將行動者在「生活中的表演」,以

「前臺」、「後臺」區分開來,張愛玲無疑是看清這世間人情的前

後臺,透過文字將「後臺」的情緒搬到前臺來,因此每讓讀者讀來,

既覺得羞赧卻又異常真切。夏志清也讚賞「張愛玲見了具體事物,

固然深感喜悅,她對於人和人之間的微妙複雜的關係,把握得也十

分穩定」(夏志清,

1957a: 8

)。比如說在《赤地之戀》劉荃和黃絹的

初次見面,描寫劉荃對於黃絹的注意,將劉荃的內在心理的忐忑狀

態和外在行為的侷促失措描寫得很仔細,而且透過「以實寫虛」的

手法

(許子東,

2011: 113-139

),把劉荃因為在意黃絹而產生的不

安,透過明明坐車風很大,劉荃卻拿帽子搧風或戴帽子這些舉動,

凸顯人物內心幽微變化的情緒。或是在描述陸志豪因為戈珊而被同

事議論,描寫他那種害怕被議論、被別人的眼光定位的心理,一樣

透過以實寫虛的手法,描述陸志豪在一堆重重疊疊的列寧服中找尋

自己的衣服,因為款式完全一模一樣,難以辨認,透過摸摸口袋裡

的香煙,驚慌失錯地確認自己的外套。「偶爾一回頭,卻看見一屋

子人都向他望著。他不由得漲紅了臉」(張愛玲,

1991a: 134-135

)。

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而張愛玲在小說中,又往往將她對人性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