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27 / 15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27 / 15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不為人知的張愛玲

127

再以氛圍描寫的深刻而言,張愛玲擅長鋪陳小說場景的氣氛。

《赤地之戀》中,張愛玲寫地主韓廷榜夫婦這一段,更是令人不寒

而慄。在鬥爭中,韓廷榜懷有六、七個身孕的妻子被以「吊半邊豬」

的方式吊起:

那被撕裂的身體依舊高高懸掛在那裡,卻流下一灘深紅色的

鮮血,在地下那水潭裡緩緩漾開來,漸漸溶化在水中。

(

1991a:

88

)

文字表面上看起來冷靜,可是卻把孕婦承受的撕裂的痛苦化為一灘

血水漾開。而韓廷榜則被以「輾地滾子」的酷刑懲罰,以騾車拖著

長長的包裹人:

本來大概不會注意到,現在他們看見地上有一棵樹樁,那砍

斷了的粗糙的平面上鉤著一些灰黑色的破布條。顯然是韓廷

榜衣服上扯下來的。那布條上又黏著些灰白色的東西,不成

片又不成縷,大概是皮膚。又有一棵樹樁上掛著一搭子柔軟

黏膩的紅鮮鮮的東西,像是扯爛的腸子。

(

1991a: 90

)

這段看似冷靜的文字既沒有高聲呼喊口號的激情,也沒有震耳欲聾

宣傳的鼓譟,但是這段描述完全把共產制度下對於人的身體的殘忍

對待,書寫得讓讀者彷彿可以親身感受到那痛楚。另一種氛圍的營

造,是透過一個具體的象徵物

(例如牙齒),把抽象的氛圍藉由象徵

物而展現出來。

關於張愛玲小說中意象使用的豐富,許多學者都有觸及

(夏志

清,

1957a: 8

)。比如說:土改之後,當劉荃要離開韓家坨,對蹲在

紅薯田中用雙手挖紅薯的二妞說:「你怎麼樣?還好麼?我一直惦

記著」(張愛玲,

1991a: 94

)。這個十六七歲具有東方美、鵝蛋臉的

姑娘,「她那潔白的牙齒打落了兩隻,前面露出黑洞洞的一個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