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16 / 15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16 / 15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116

歐美研究

難文人可以提供自身的經驗作為創作的材料,因此一開始才同意書

寫,後來可能因為某種原因而易手。比較《告別朝鮮前線》和燕歸

來的《紅旗下的大學生活》,都是後來被選入「中國報告計畫」下

的書籍,後者所講的就是作者在北平的大學生活,同樣作為對東南

亞學生的宣傳品,《告別朝鮮前線》有可能預設是知識分子的親身

體驗,而徐東濱亦曾是北京大學的學生,曾經在共產中國生活過,

因此由他來現身說法、寫作此書並不突兀。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可

以在徐東濱推薦《紅旗下的大學生活》,和張愛玲書寫《赤地之戀》

的序言,看到非常類似的宣稱,對於真實性的推崇。徐東濱評《紅

旗下的大學生活》是如此宣稱:

我是這本書的第一個讀者;也是北京大學的一個學生。我們

都曾親身體驗過漫長的紅旗下的大學生活。我鄭重地沉痛地

向其他讀者推薦這本書的一點長處

──

它的真實性。

(

徐東

濱,

1970: 35

)

這種對於真實性的推崇,也出現在《赤地之戀》的序言:

《赤地之戀》所寫的是真人真事,但是小說究竟不是報導文

學,我除了把真正的人名與一部分地名隱去,而且需要把許

多小故事疊印在一起,再經過剪裁與組織。

(

張愛玲,

1991a: 3

)

「真實性」是後來這些「中國報告計畫」的書籍共同的宣稱,也是

美新處的宣稱。對美新處而言,他們不是從事「宣傳」,而是呈現

「真實」:讓真實來說話。這種真實性奠基在美新處對於共產中國

的情報蒐集,香港美新處所蒐集的這些共產中國的報導,除了提供

友聯出版社作為中國研究之外,還可以提供作家作為寫作的材料。

香港美新處處長恆安石在對華盛頓美國新聞總署的報告中提到:「我

(香港美新處)

有來自共產黨中國的資料

(

information

),作家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