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1期 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02 / 15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02 / 15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102

歐美研究

可以知道美新處是如何定位張愛玲這位作家,在美新處的界定裡,

張愛玲是上海的通俗小說家,而且是寫「羅曼史」的名筆,強調通

俗作家第一次書寫政治,符合當時美新處選擇作家的標準──獨立

的 (

independent

) 自由的作家。

整體而言,《秧歌》由張愛玲開始自主用英文創作,創作的過

程中,美援文藝體制介入,對我而言,這裡的美援文藝體制運作有

兩個部分:一是美新處,二是美新處代為協尋的美國出版商。以前

者而言,在申請單上我們僅可以看到美方希望該書能夠揭露共產統

治下的農村,如果配合上節所述的美援文藝體制潛規則──反共,

那我們並不訝異最後《秧歌》被視為是反共文宣。

29

我認為美新處

的影響是在小說整體的方向,包括:反共傾向、中國農村生活以及

針對東南亞的讀者做宣傳等面向。在其他美新處的譯書申請單上,

美新處的影響力也幾乎是展現在大的方向上,至於細節的部分,正

如同麥加錫所說的:「她是作家,你不能規定或提示她如何寫作。

不過,我們資助她,難免會詢問進度。她會告訴我們故事大要,坐

下來與我們討論」(高全之,

2011b: 253

)。關於張愛玲與麥加錫討

論《秧歌》內容一事,陳若曦在她的回憶錄也提到類似的觀點,「認

識麥加錫後,才知道張愛玲住在香港時,乃是受到他的鼓勵並提供

資料,才關起門書寫以反共為主題的《秧歌》」(

2011a: 106

),而

根據麥加錫的說法:「她

(張愛玲)

寫一章,就讓我讀一章,還讓

我提意見哪」(

106

)。當然,我們無從得知他們討論的詳細內容,所

以不能妄加推斷美新處強加己意於作家身上的部分。但是,香港美

新處提供資料予張愛玲並非特例,而是美新處對於香港在地作家的

一種「協助」。根據麥加錫的說法,香港美新處蒐集的資料和情報,

29

如果《秧歌》被視為是反共文宣,那是因為其中有批評共產政權的土改,然而也

有學者

(

古遠清,

2012

)

提出不同的意見,認為該書同樣不為國民黨政權所容。